樱飞雪

【维勇】一个小段子

你猜我有多少电:


他们退役后开了家咖啡店。

店面不大,隐藏在东京闹市区的某个巷子里,没有特地对外宣传这是花滑冠军们的产业。所有来店的人们满怀好奇地推开装了风铃的门,享用饮料或者甜点,看见老板后小小地惊讶一下,全都心照不宣地没有在网络上提起这家小店的主人,而是用尽词藻夸赞店内的食品。

维克托负责柜台外的一切:服务,点单,勇利就藏在料理台里做咖啡。甜点都是应季的菜单,时不时更换。也许维克托哪天兴致来了,还会在店门口的小黑板上加个“店主的神秘限定”。

偶尔会有粉丝认出他们,勇利总能飞快地窝起来,然后推维克托出去。签名拍照什么的维克托做得极熟练,送满脸通红的姑娘们出门时还不忘嘱咐她们保守秘密。

他们花了很多钱在装修上,还有那个隐藏在各个装饰和植物后面的全方位环绕立体音响。店内一直放着舒缓轻柔的纯音乐,很多个下午,窝在沙发里的客人们,就在这样的环境里打个盹。

维克托有时会窜进柜台里,从后面抱着勇利,下巴抵在勇利的肩窝,看着眼前灵巧的双手制作各种各样的饮料。“别闹,小心烫……唔……”每次勇利说到一半,就会被维克托用实际行动阻止。不过自从有次维克托吓到勇利以至于滚烫的咖啡撒在勇利的手背上,他就再也不这么做了。

蛋糕都是早上起来做好的,每天只有两个,每个被均匀的切成小块放进透明的冷柜里,意外的畅销。所谓的“店主限定”也不过是前一天维克托或者勇利突发奇想出来的创新点心。前几天新买了华夫饼机,客人点单后,整个店里都弥漫着蛋奶的甜香。

“今天早上的第一杯咖啡想喝什么?”当东京刚刚开始苏醒,街上开始出现行色匆匆的上班族,勇利就趴在柜台上问正在系围裙的维克托。

“你可以试着在espressos里加点白兰地。”维克托隔着刚打开照明的蛋糕柜给了勇利一个早安吻。

“我记得爱尔兰人叫它天使之泪。”




大概就这么End

评论

热度(216)

  1. 樱飞雪你猜我有多少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