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追

鬼在此处:

慎,玻璃渣后甜,写的是最后发生的故事。


略微做了些修改,感觉好多了嗯……


PS:竟然一个评论也没有嘛QAQ


下篇准备写肉肉,标题大概是《实践Eros》吧~




“呐,维克托,如果我获取了冠军的话,你会怎么样?”


“嗯?这个嘛……”


“会离开日本吗?”


“……大概?”


“这样吗……”


……


颁奖台上,勇利挂着画像一般的笑容,高举着金牌对着摄像头说着获奖感言。


和往常不一样的是,勇利的身边,少了一个人。


那个像发光体一样,照耀着勇利给他勇气鼓励他陪伴他一直到……昨天晚上的那个人。


“勇利,现在的你,已经完完全全被打磨成漂亮的宝石了呢,我这个做打磨师傅的,也该退休了吧!”银发的男人认真地看着他。


“我订了今天晚上的机票,嘛,说实话其实我挺讨厌说再见之类的话……唔,明天的话,我就不去看勇利的比赛了哦,因为我知道,勇利一定会获胜的。”


“就算没有我在外面看着,也一定会获得优胜的。”


骗子。


勇利走下颁奖台,下意识地看向那个人本该站着的位置。


他获得了优胜,可是他最希望将优胜的喜悦分享出去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骗子。


勇利拿起休息区椅子上的外套披上,脸上呆板的笑容已经褪去。


他没有和任何人再说一句话,明明获得了最高的荣誉却像失败了的颓废者灰溜溜地离开了赛场,独自一个人踏上了回乡的旅途。


他一点也不想考虑自己无故的失踪会给别人带来多大的麻烦。


就让他任性一次吧。


那个……骗子。


勇利想起了刚开始认识的时候,关于Eros的那个故事。


他一度把自己代入了那个美人,也正是如此他才一步步走到了现在。


可他没想到,维克托会成为那个渣男。


对,渣男。


把他的心骗走却在最后潇洒地离开的骗子,渣男!


勇利知道现在的自己脑子里想的都是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本来维克托当他的教练就是为了帮助他获得优胜,现在维克托的目的达到了,他的离开,也是应该的。


他没有权利指责这么一个优秀的人。


甚至维克托根本就不知道他喜欢他。


当初像是情话一般的鼓励让他越陷越深,他也忍不住回应,忍不住对这个随时随地散发着荷尔蒙的男人产生了不该有的感情。


可这一切都是错误。


现在维克托离开了,对他而言,或许是一种解脱吧。


勇利在飞机上,昏沉沉地睡去了。


【叮咚——各位乘客请注意,您所乘坐的XXX航班将在十分钟后抵达俄罗斯首都莫斯科,请各位乘客做好准备。】


俄罗斯……


为什么是……俄罗斯?


勇利惊醒了,他摊开手,看着手掌心中的机票,皱皱巴巴的,上面还有着看不懂的方块字,但标注的英文他却看懂了。


目的地是……俄罗斯。


而不是他的家乡日本。


啊——他到底做了什么!


下了飞机,勇利浑浑噩噩地站在等候大厅里,行李也没有,只有随身携带的签证之类的东西,还有一些……人民币,以及一个,没有电的手机。


他回不去了。


勇利抱膝坐在地上,颓废地埋首在臂弯中,鼻子红红的,眼眶有些温热。


太傻了,竟然下意识的买了俄罗斯的机票,什么准备都没做就跑过来了。


难道过来想找维克托吗?他甚至连维克托住在哪里都不知道,维克托在日本的电话早就在昨天注销了,俄罗斯的电话勇利根本就没有问过。


现在手机也没有电了,身上没有钱,只能等美奈子他们发现他不见了以后来找他了。


真的是……太任性了。


勇利咬紧了下唇,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但他是男人,就算再怎么怯懦,眼泪还是被他忍了回去。


期间有好心的俄罗斯人询问他是不是需要什么帮助,勇利用蹩脚的日式英语和对方鸡同鸭讲了半天,还是放弃了,只不过他从地上,转移到了椅子上而已。


手里还多了一杯好心人送给他的奶茶。


但依旧无济于事。


他在机场迎来了他在俄罗斯的第一个夜晚。


等候大厅的人基本都已经走光了,只剩下勇利孤零零地坐在椅子上发呆。


俄罗斯的寒气还是很重的。


勇利手里的奶茶早就已经喝完了,肚子忍不住咕噜噜地叫唤。


他想……回家了。


维克托,如果你能够在天亮之前找到我,那么我就大胆地向你告白,就算你不理解,甚至可以说是厌恶也没关系,我不会放弃和你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我会用实际行动告诉你,在和你的相处中,我被你虏获了,我爱你!


但是如果,天亮之前,你没有来找我,那么……


さようなら。


……


勇利掰着手指数数,他一点睡意都没有,等候大厅的时钟一分一秒地走过,时针指向了数字5……天已经蒙蒙亮,勇利已经麻木了。


他知道,维克托,不会来了。


也是啊,他这么任性,一声不响地跑过来,就算是要查他去了哪里也不可能这么快,维克托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又怎么可能知道他在这里?


但终究,还是有些失望的。


维克托,没有来。


勇利捶了捶已经发麻的双腿,拿着自己的东西站了起来,他恍惚地看了一眼天边冒出的一条金线,摇摇晃晃地走了起来。


头很重,脚很轻,鼻子喘不过气来,心里苦闷说不出话。


勇利的眼泪还是掉了下来,呜咽着。


维克托……


维克托……


“呼……勇利?”突然!


像是幻听一样,勇利听见不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而后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维克托……?我是在,做梦吧?”勇利缓过神来,傻兮兮地笑了笑,仅向前迈了一步,双腿就一软,扑倒在了他心心念念的维克托的怀里,温暖的,踏实的怀抱,就好像真的一样。


“勇利,真是的,怎么一声不响就跑来俄罗斯了?”维克托无奈地抱怨道,“我大半夜的就被美奈子的连环CALL吵醒了,说什么勇利失踪了……”


“呐,维克托。”勇利伸手搂住维克托的脖子,打断了维克托的碎碎念。


“……嗯?”维克托停下话头,低头看向勇利。


“我喜欢你。”勇利吸了吸鼻子,抬起头,温润的黑色眸子认真地看着维克托,“维克托,我喜欢你,恋人一样的喜欢,如果这是在做梦的话……请告诉我,你喜欢我。”


“拜托了。”甚至带了些卑微的恳求,勇利如是说道。


维克托呆住了,他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但是勇利认真的,还带着些泪渍的眼眸让他不得不严肃起来。


“别傻了。”维克托微微弯下背,轻声道。


“……连做梦都不肯说一声喜欢我吗?维克托……你个负心汉!”勇利的鼻子登时一酸,眼泪哗啦啦的就流了下来。


“诶,别哭啊,我跟你开玩笑的……”维克托无措地擦了擦勇利的眼角,温柔地笑了笑,“小笨猪,我不是早就说过了吗,我爱着你啊。”


“……骗子!”勇利哭得更厉害了,并非女人的那种嚎啕大哭,而是隐忍的,却更让人瞧着心酸的,无声的哭泣。


“我可没有骗你啊,小笨猪,之前我对你说过的那些,可都不是玩笑啊。”维克托无奈地抱住勇利,“这么长时间,你都没有什么表示,我以为你并不喜欢我。”


日本人的感情,实在是太含蓄了,明明他暗示了那么多次,勇利都没有什么反应,一直把他的行为当成是在鼓励他,这么几次下来,他都快放弃了。


要不是这次勇利傻兮兮地跑过来找他,他们或许就会这么错过了吧。


“真的?”勇利带着鼻音,抬了抬下巴,“我是不是在梦里?”


“小笨猪……当然不是了。”维克托笑了笑,然后低头吻住了勇利的唇。


“唔……?!”勇利总算是清醒了,他满脸涨红,下意识地推了推维克托想挣脱开来,却被维克托抱得更紧,一时不慎,牙关被攻破,一条灵活的舌闯了进来,将他的思维搅了个天翻地覆。


这哪里是梦啊!维克托真的找到他了!


但是美奈子为什么会有维克托在俄罗斯的电话……


不过此时勇利无暇去思考其他,他闭上了眼睛,享受着俄罗斯人的吻。


就是有一点不好,俄罗斯人……太热情了!


太阳缓缓升起,将等候大厅中拥吻的两人身上,镀上了一层浅浅的金光。


“谢谢。”唇瓣分离后,勇利脸颊泛红,两眼弯弯地说道,“你来了。”


维克托微微一愣,然后绽开了一抹灿烂的笑容。


“勇利~你真是太可爱了!”


“先不说这个,维克托……我好饿,昨天晚上我都没吃饭。”


“俄罗斯可没有猪排饭啊……走,去日本!”


“诶?等,等等,就这么回去……?”


“走啦走啦~”


“……”呜哇……他已经能想象到等他回去以后美奈子他们暴怒的表情了。

评论

热度(227)

  1. 樱飞雪鬼在此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