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光束

七凉·zibei:

脑洞产物预警!!!


随手瞎编的!!!


(我都不知道自己编了啥───)


怎么理解都行!!!


实在不行你就当风成精了呗!


〒_〒


───────


胜生勇利是一束光。


还不是特殊的那种,就是很普通的一束光。


在飞速流逝的旅程之中,他遇见了一个俄罗斯的男孩,维克托·尼基佛罗夫。


后来维克托学习了花滑。


胜生勇利很喜欢很喜欢喜欢维克托的蓝眼睛,也喜欢维克托的银灰色长发,虽然它们(头发)并没有存活多久,而且发际线逐渐拔高。


短发的维克托也很好看,胜生勇利这么想着。


有时候勇利会偷偷掺在投射在冰场的灯光里,在维克托表演的时候偷偷跑出来和他一起共舞,也会在领奖台上一直落在维克托的脸庞上,看着维克托笑着挠自己脸颊。


维克托在不经意的时候也会突然感觉到勇利。


在训练时间偷跑到师弟的场地上,用手指头指着一直不会离自己太远的光斑说。


“嘿,尤里,那束光是我遇见过的最最温暖的光了。”


但是维克托通常等不到尤里的回复就会被教练抓住拽着后领做那些基础训练了。


胜生勇利稍稍的分出点精神注意了金毛的尤里。


啊,相同发音呢,真有缘。没有实体的胜生勇利最多只能这么想想。


最多了。


维克托家有一条贵宾犬,很可爱,而且超级聪明,它会追着地上的光斑跑。也就是在勇利出现了以后吧,一般的光亮还引不走这小东西。


勇利就这么陪着维克托过了好多好多个圣诞节,也就是维克托的生日。勇利现在一点也不担心维克托。因为现在他有很多的粉丝和朋友送他礼物。



虽然在很久很久以前他还经常躲在针织衫里陪着没拿到礼物和祝福的维克托一起痛哭。


但胜生勇利总是感觉缺了点什么。


勇利坐在冰场的外面,看着一对一对进场的伴侣。


对了,就是缺这个。


维克托很优秀,一定有很多很多人喜欢他,就像自己喜欢维克托一样。突然这么想到的光束黯淡了一点点。


这几天圣彼得堡都是阴天,胜生勇利感觉自己轻飘飘的,像从高山上飘下来的羽毛。


维克托好像已经很久都没有上过冰了。


即将飞散的胜生勇利最后只想着这么一句话。


维克托·尼基佛罗夫在露天的温泉突然冷得瑟缩了一下,转头的时候没看见提供温暖的小光束。



维克托稍微愣了愣,拿白色的浴巾遮住没了头发遮盖的额头。纤长白皙的手指指着另一个方向。


“…嘿,勇利~以后我就是你的教练了,我可以让你拿到大奖赛的冠军奖牌的哟~”


在更久更久以后。


维克托搂着躺在自己肩窝的黑发亚裔。咖啡色的卷毛挡住了维克托的视线,因为一只贵宾犬正伏在勇利的胸口上,两人一狗细数着尘封了很久很久的奖杯、和落了灰的金牌。


“勇利喜欢光么?”


“哎?怎么突然这么问?说起来─我倒是不喜欢呢,日光太灼,但是月光又有点太清冷了…”


“…是嘛…”


“我倒是很喜欢一个叫胜生勇利的温暖光束呢。”


维克托凝视着眼前的爱人这么说道。




评论

热度(30)

  1. 樱飞雪弯的不能在弯的七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