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YOI/无差】来自胜生勇利的呼唤

引川:

*短打
*甜饼



















维克托发现自己的小男朋友似乎有一点粘人。

不,不是那种粘人。

而是说不出来的那种。













“维克托!”

“怎么了?”

“......帮忙把那个东西扔过来一下,十分感谢。”



“维克托!”

“在?”

“......没什么,你继续忙你的。”



“维克托!”

“出什么事了吗?”

“没、没有没有!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我就是想问一下你晚上吃什么!”



“维克托!”



.......





这样的对话几乎一天要进行无数次。

维克托最开始以为是他的亲亲小宝贝刚到圣彼得堡没有习惯的原因。可能是缺乏安全感吧。维克托想。

要知道,这种情况在长古津的时候根本从未发生过!

别说粘他了,能不把他拒之千里就已经很不错了。

他在担忧的同时又不免有点暗自窃喜。

我家勇利居然开始粘我了!




但是维克托很快发现事情好像不是那么一回儿事。

因为他最亲爱的男朋友,准确的说是未婚夫,对于他过于亲近的所有动作仍然是下意识地拒绝。

哦不,说拒绝都不对,那应该算是无视。



“勇利~”

“维克托,从我身上下来,你好重。”



“勇利你快过来!”

“别闹,我还在做饭。”

















“所以勇利他明明总是要下意识地叫我名字的......为什么都同居了还这么冷淡啊!”

“......你是白痴吗?”尤里靠在冰场边仰头猛灌下一大口水,歇了两口气后才说话。“他之前跟我出去也是这样啊!”

“......啊?”















“尤里奥!”

“咋?”

“你过来看看这个包,感觉很适合你!”



“尤里奥!”

“哈?!”

“啊......你继续挑你的,刚刚没看见你......有点担心。”



“尤里奥!”

“干什么?!!!”

“......对不起!!!!”




“尤里奥!”




.......





“猪排饭不是一直这样婆婆妈妈的吗?”尤里说着,瞟了一眼不远处专心训练的黑色头发的东亚人,“你别告诉我他之前从来没喊过你?”

维克托哑口无言。

喊肯定是喊过!可是以前从来没有这样接连不断地、仿佛一离开他的视线范围就焦急到不得了地急切地喊过啊!

“那他没准是更喜欢我一点。”尤里说完,看见维克托的表情突然变得像是被人当头来了一棒,仰天大笑。
















“啊?你说这个啊?”深肤色的泰国人逗弄着肩头的仓鼠,举着手机和维克托视频。“勇利确实一直都是这样呢。”

“之前和我还有雷奥光虹一起逛街的时候就是这样,只要我稍微离他远一点他就会喊我的名字。”

“唔.......大概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他会下意识地寻求安全感之类的吧。勇利其实还是很害怕陌生环境或者不熟悉的人或者事的,虽然一般都努力不让别人察觉但是还是会不经意间流露出来。”

“啊哈......你问我另一个原因啊……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总是担心自己的东西被抢走喽。”






这样啊。

维克托恍然大悟地放下了手机。









“虽然知道了更多的关于勇利的事让我很开心。”

“但是为什么最近他又开始不喊我了呢!”








“所以说,快点吧!看在我们亲爱的格奥尔基·波波维奇同志第十九次宣告失恋的份上,不准备一场开开心心的失恋大会怎么可以呢!”米拉快活地踮着脚步,拉着一群大老爷们儿走在街头。

“老太婆是怎么做到这么体力充沛的?!”尤里停下来大口喘气,累得只想找个长椅一坐不起。“说起来,那个老头子呢?”

“尤里奥你的体力真的该好好训练一下啦……”勇利把尤里扶起来,“维克托的话,不用管他啦,他肯定自己找得到路的。”

身后举着两个超大号冰淇凌的维克托恰巧听见了最后一句话:“.......”














呜哇!

勇利他果然不爱我了!
















“诶、诶?”

纯良乖巧的日本人的脸瞬间炸成了一片红色。

“什么啊……这种事情.......我自己怎么可能意识的到啊!”


“在长古津的时候......因为维克托基本上一直没有离开过我视线啊!”

“就、就没有必要喊啊……”



“刚到圣彼得堡这里的时候确实有一点不安的.......”

“没有给你添麻烦吧?没有就真是太好了。”



“然后,最近的话……”

日本人绯红的脸上方棕红色的眼睛羞涩地眨着,但就算这样也遮挡不住其间的光芒。

“因为维克托已经是我的了啊。”

“所以就算喊不喊你,你都一定在我身边的。”

“对吧?”




评论

热度(227)

  1. 樱飞雪引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