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化水 教父维×吸血鬼勇

看到我请叫我去学习.1:

之前不知道为什么就被lof封了这篇文....然后上下一起发好了!


本子预售链接→


☆☆☆☆☆☆


有毛线太太画图!




00


月光随着琴声流进那小小的教堂,一阵风掠过,卷起架上的琴谱。维克托睁开他那双湛蓝的眼,嘴角不由得扬起一丝弧度。琴键上的手飞舞着,在一处重音之后,教堂重新归于平静。滴答滴答,鲜甜的味道弥漫这小小的教堂,不知何时坐在下方的人抓紧身上的黑袍,像是在抵挡些什么。维克托抬起手,任由那血珠滚落,轻声唤道:“勇利。”


一阵风后,勇利出现在维克托的面前,皎洁的月光照耀在他红色的眼眸上,添上一抹圣洁的妖娆。“维克托,这样就真的回不去了。”


“勇利觉得我还回得去吗?如果这个世界上不能容许你的存在,那我回去还有什么意义?”


勇利咬住嘴唇,还想说些什么,却发现他什么也说不了。他知道的,维克托他对自己认定的事十分偏执,更何况这件事的结果还是他们两个人一同定下的。所以勇利最后却只是发出一声懊恼而又满足的叹息“那么我们就开始吧。”


勇利汗珠维克托受伤的手指不断吸吮。


“勇利。”


张开嘴,勇利咬住维克托修长的脖子。“嘶。”维克托的一只手扶上勇利的头,另一只手则搂住他的腰,在勇利的耳边不断重复那句魔咒“勇利,我爱你。”


坐在维克托身上的勇利颤抖了一下,双手更加紧的抱住维克托,泪水混合血丝打湿了二人的衣服。维克托微笑着,用手指抹去勇利眼角的泪。


勇利抬起头,那副水雾婆娑的样子让维克托觉得面前这人十分的可爱。二人的身影在月光下不断靠近,最后重合,扩散于整个口腔的是名为爱的味道。


丝丝血迹从嘴角流下,维克托睁开眼,月光下,那湛蓝的眼逐渐染上血的味道。


二人的眼眸,蕴着的是水。


 


 


01


人类,是一种自以为是的生物,否则又怎么会把自己控制不了的生物名为异物,人类,是一种胆小懦弱的生物,否则又怎么会把自己所做的一切归为是上帝的旨意。他们就这样逃避着一切又想统治着一切,自以为高贵的活在这个世上,如此虚假。


但是,就是这样的生物,却有着如火的感觉。


在一年前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教皇最为赏识的主教自愿来到这个偏僻的小村落当本地唯一一名的神父。


“承蒙主的关爱,然而将上帝,主的恩泽带到每一处,让每一个人都能体会到我主的关爱不正是我们所应做的吗?所以,我敬爱的教皇,请允许我将上帝的关爱带到那个小小的村落,彰显我主对天下苍生的关切,愿上帝保佑您,阿门。”


在胸前划上十字,脸上带着一如既往的微笑缓缓退出教皇的门口。房间里维克托从衣兜拿起一个挂有戒指的项链“这样的话你就不用再担心什么了,勇利。”在戒指上落下一吻,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笑得很是温柔。


“尼基福罗夫主教,我代表全村的村民向您表示感谢,感谢您带来主的恩泽。愿上帝保佑您,阿门。”老村长带领全体村民在村门口迎接维克托的到来。


维克托微微一笑握住脖子上挂的十字项链,闭上眼柔声说道:“主指引我来到这里,从今天起我将成为这里的神父,在这里施展主的恩泽,主的爱是无穷的的,我们每个人都应得到主的关爱,愿上帝保佑您,阿门。”


“阿门。”


维克托跟在老村长的后面听他介绍村里的一景一物,在心中无聊的打了个哈欠嘴上却不断重复说道“这就我主的爱。“”这就是主的恩泽。“”感谢我主。”这样的话来应付老村长,约莫两个时辰二人终于走到了教堂,维克托头一次觉得那座罗马风格的建筑物是那么美丽迷人。


“尼基福罗夫主教,这就是我们村的教堂了。”老村长悄悄瞄了一眼维克托,发现他并没有因为教堂的小而简陋露出不悦的表情不禁松了一口气,不愧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主教,教皇对他的宠爱果然是有原因的,他也真的是为了带了神的恩泽才来到这里,而不是向外界所说因为有了心爱之人而离开主教之位,看向维克托的眼神也更为尊敬了。


如果可以维克托真想冲进教堂的大门把门重重地关上,然而多年的素养还是让他一步步慢慢走到门口。


“村长,依照我主的旨意,晚上会有一名黑发少年到达这里,专门负责照顾我的起居,依照我主的愿望,真切的希望您能同意。”


“依照上帝的旨意,我同意。”


 


02


月光温柔的照耀在大地上,维克托弹奏起《月光曲》,焦躁不安地等待一个人的出现。应该快到了,还是说在路上遇到了什么危险?维克托双手按在琴键上,朝门口走去,不行,我要亲自去接勇利才行。维克托抬起手,再触碰到门环之前,缓缓推开的门制止住了他的这一个动作。


两位村名举着火把,在他们中间的是全身裹在黑袍的人,只能看清一双可可色的眼睛,没有任何的杂质,只有在火焰下燃烧的光。


“尼基福罗夫主教?”两位村名对于维克托出现在门口很是惊讶“您怎么在这里?”


维克托手抱圣经,在胸口前划上十字。“接收到来自主的旨意,于是便在这个时间来到,我主的孩子们,谢谢你们完成我主的旨意,愿主保佑你们,阿门。”


“愿上帝保佑您,阿门。”两位村名弯下身退了出去,脸上带有抑制不住的兴奋。


维克托将门关上,便看到过在黑袍里的那个人开始不断的颤抖,弯下腰,然后终于笑出声来。“维克托还是一样会骗人啊。”


维克托挑起勇利的下巴。“不然,我怎么能成功地拐到你呢?我的吸血鬼先生。”


勇利止住笑,怔怔的望着在月光下格外清澈的湛蓝色眼眸,双手环上他的脖子,将头靠在他的胸前,脸颊抹上一层粉红。“嗯。”


维克托抱住勇利,嘴角翘起得意的弧度。“所以你现在想逃也是逃不掉的哦。对了勇利,路上这么久有没有饿?呆在教堂里面会不会很难受?”


勇利取下头上的帽子,柔顺的黑发暴露在月光下很是乖巧。“多亏了维克托,我现在已经没有之前那么难受了,然后也不算饿,毕竟路上有吃东西。”


“勇利是吃了什么呀~不是说好只能喝我的血吗?不听话的坏孩子可是会受到惩罚的哦。”


维克托的双手不断的揉捏勇利的脸,面带微笑,虽然那笑在勇利眼里怎么样都不是什么和善的感觉。


“维克托你快放手…唔…我没有喝其他人的血…我喝的是野兔的…所以你快放手啊…好痛!”


维克托放开勇利的脸,在鼻子上轻轻刮上一下。“这样才是好孩子,走吧勇利,我带你去你的房间。”维克托拉起勇利的手向教堂里面走去“虽然这里很偏僻,但毕竟还是有人在,所以还得继续委屈勇利和我分开住了。”


勇利摸摸自己的鼻子,小声嘟喃“谁是小孩子啊,明明我都大你好几轮了。”


“勇利在我眼里永远都是小孩子哦,而且勇利是在二十三岁成的吸血鬼,我现在可是二十七岁,所以我比勇利大。”


“这是什么奇怪的逻辑啊!维克托,这个虹膜带的好难受,可以取下来吗?”


“不可以,要是一不小心被人发现了怎么办?不过勇利,那条项链对你真的没有影响吗?虽然是镀银,但毕竟是银。”


“只是镀银并且未经太阳暴晒,在不接触皮肤的情况下是不会有影响的,不过就算接触到皮肤,也只是轻微的刺痛感而已,维克托不用担心的。”


“啊啊,好麻烦,果然还是把项链丢掉直接带戒指比较好吧。”


“那样维克托不就戴不了了,就算带了也只会给维克托增加麻烦,我拒绝并且坚决反对!”


“好好,听你的,我家勇利说什么都对。”


……


二人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之中。


 


03  


维克托坐在钢琴旁,几个孩子正围在他的身边听他讲故事。阳光柔柔地洒下来,给维克托蒙上一层淡淡的纱雾,带上几分圣洁的味道,孩子们则睁大眼睛安静的看着他。那是多么神圣的画面,那就是人类,能在阳光下生活,享受上帝赋予他们的温暖。美奈子老师曾经这么说:人类自喻为是火,异类为冰不是没有道理的。他们能生活在这个世上的每一段时间,有极强的创造力和生命力,像火一样点燃这个世界。而我们,他们口中的异类,却没有那种生命力和创造力,只能躲藏于黑暗之中。


冰与火相碰的话,会是什么样子?


“大家都饿了吧,我烤了一些饼干。”勇利身穿黑袍,手上的盘子盛放的是香喷喷的刚烤出来的饼干,走了过来。


孩子们“哇”的一声围了过来,将勇利挡在阳光前,抓起盘子里的饼干就往嘴里塞。勇利面带微笑,温柔的抚摸孩子们的头,不经意间抬起头,对上了维克托满是担忧的湛蓝色眼眸。勇利摇摇头,对维克托温柔一笑,表示自己并无大碍。


维克托穿过孩子群,将勇利推到一处远离阳光的座位上,抱起一个小男孩。“孩子们,饼干好吃吗?”


“好吃!”


“那维克托主教要问大家问题了哦~请听题,如果维克托主教和勇利哥哥其中有一个人是吸血鬼的话,你们还会喜欢我们吗?”


“维克托主教和勇利哥哥是上帝眷顾的人,是不可能为异类的。”


“而且就算是异类,维克托主教和勇利哥哥对我们那么好,我们是不会讨厌你们的。”


“对啊!”


“况且勇利哥哥本来就是吸血鬼不是吗?”被维克托抱住的小男孩将最后一块饼干塞进嘴中,心满意足的舔舔手指,抬起头,用那糯糯的声音继续说道:“上次我偷偷溜进厨房的时候,看见勇利哥哥正在喝一杯红色的东西,眼睛还是红红的。”小男孩歪了一下头,大大的眼睛亮闪闪的。“所以,勇利哥哥真的是吸血鬼吗?”


“勇利哥哥,没关系的,我们还是会喜欢你的。“


“可是勇利哥哥的颜色是可可色啊,而且勇利哥哥对我们很温柔,才不是吸血鬼呢!“


“勇利哥哥你别难过,就算你是吸血鬼我也还是喜欢你的。”


“对啊对啊,我们还是喜欢勇利哥哥的。”


维克托将小男孩放下,微微一笑,温热的气息铺洒在勇利耳后,使那泪水最终只是在通红的眼眶打转,并没有落下。“勇利,冷静点,相信我。”


“wow,谢谢孩子们的关心,但是你们都猜错了哦,你们的勇利哥哥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很开心你们能这么喜欢他。”维克托走到一个木桶旁边,将里面的液体缓缓倒出,走到阳光底下,暗红色的光芒罩在酒杯蒙在眼睛。“这个就是为什么勇利哥哥的眼睛是红色的原因,以及那杯红色的饮料。这个是葡萄酒哦,酸酸甜甜的很好喝呦。”


“哇,我也要喝!”


“我也是我也是。”


“依照我主的旨意,小孩子是不能喝酒的,所以不给哦。”


“维克托主教你好坏。”


送走孩子们,太阳也渐渐沉了下来,关上门,维克托长舒一口气,总算是走了啊。勇利坐在钢琴前,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维克托走到勇利面前,刮了下他的鼻子。“在想什么呢,我的吸血鬼先生。”


勇利抬起头,可可色的眼眸露出无法撼动的坚定。“维克托,我要去见克里斯。”


“好,我陪你。”


 


04


克里斯托弗.贾科梅蒂,曾经和维克托一样,是教皇面前的红人,是如太阳般耀眼的存在。却因被发现和勇利的老师,奥川美奈子,一名女性吸吸血鬼在交往,从而被去除主教资格,被教会追杀,被所有人唾弃,直至在也没有他的消息,人们才放弃对他的围剿。


主教本就不能有爱,更何况是和一名吸血鬼。


反人类,叛徒……


勇利在树林里不停的穿梭,风卷起地上的落叶,发出哗哗的声响,维克托在后面紧紧地跟着,却也只能看着勇利在月光下逐渐变成一个小黑点。执事维克托想起了勇利曾对他说的话。


【“维克托你知道吗?吸血鬼和人类的区别?”


勇利倚在窗边,透明的高脚杯盛放着猩红的液体,那是维克托的血液。维克托走过来,揽住勇利的腰,在额间落下一吻。


“我不知道哦,我只知道无论勇利是吸血鬼还是人类,我都会爱着你呦。”


勇利将头靠在维克托的身上,轻轻闭上了眼睛,柔声说道:“吸血鬼和人类并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我们拥有你们所未有的永生,饮的是你们的生命力。你们惧怕我们与你们的不同。但是,我们也很怕你们啊。你们的创造力,你们的生命力,你们能在太阳下生活而不会被点燃,你们能制造出各种各样的事物,你们能生活在各个时段……而这些,都是我们所渴望的啊。


我也曾是一名人类,正因如此,我才更能体会到吸血鬼的孤独。


伤口复原,可是我们还是会痛。不老不死,可是我们却生活在孤独与惧怕里。


为什么,为什么人类和吸血鬼就不能好好相处呢?


为什么……人类要惧怕我们所谓的异类呢?


明明……明明是我们怕你们吧。


果然……吸血鬼和人类在一起什么的……是奢望吧。”


勇利的声音越来越小,发出轻微的呼吸声,维克托低头一看,发现怀里的吸血鬼已经睡着了,维克托捏了一下勇利的脸。


“小猪,就知道装睡。不过无论怎样,我都会和你在一起的。”


勇利不满的嘀咕了一声,嘴角翘起一丝甜蜜而又苦涩的笑容。】


勇利应该有什么东西不想让我知道的吧,那我就晚一点到好了,多留一点时间给他。


当维克托来到时,克里斯正抱着美奈子走了出来。


“克里斯。”


“维克托,美奈子他说勇利是他最得意的学生,也是个非常善良的孩子,你要好好珍惜他。这也是我想要对你说的话,人类和吸血鬼想要在一起,你得要做好心理准备。说一句不太适合我的话,愿主保佑你,阿门。”


“谢谢,你也是,愿我主保佑你,阿门。”


克里斯轻轻点头,走进了树林。


“勇利,克里斯他……”


“嗯,他和美奈子老师一定会在另一个世界相遇的。他们,会幸福的。”


克里斯坐在悬崖边,太阳逐渐浮了出来,点燃了美奈子,也点燃了克里斯。克里斯低头附上美奈子的唇,他终于感受到了美奈子的温度。二人在太阳完全升起时化为点点火光,消散在空中。


【美奈子老师,那冰与火相碰会变成什么?


   勇利,冰与火相遇,会化成水啊。】


 


05


维克托知道,自己和勇利的秘密终究会被发现,维克托知道勇利是吸血鬼的这一事实终究会被暴露,维克托知道,克里斯和美奈子的命运也会发生在自己和勇利的身上,只不过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


啧,可恶,这次来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一定,一定要在勇利回来之前解决掉他们。维克托手握长剑,身上已有多处伤痕,鲜血浸红了他的白色长袍。长剑挥下,斩在一名圣徒的十字架上,抬起右脚踹中那人的膝盖,再转身劈下长剑。可恶,体力有些透支了。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你一定要撑住啊!


赤红色的火焰在叫嚣,与远方的夕阳一起洒下它们的诅咒,浓烟混合着人们咒骂的声音,主教讥笑的声音,孩童哭闹的声音,咆哮着,翻滚着,愤恨着。勇利,我失策了,即使是在这么偏远的地方,只要有人的存在,便躲不过被歧视的命运。在被发现之前,逃走吧,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维克托的视线逐渐被模糊,手中的长剑却一次又一次有力地挥下。


黑暗降临,维克托身上的最后一丝力气也已耗尽,任由身体向后倒去,天黑了,勇利安全了。“维克托!”熟悉的声音钻进维克托的耳里,倒下去的身体落入一个温柔的怀抱,维克托笑着说出了两个字,闭上了他宛如天空般的眼睛。


“万恶的吸血鬼,终于等到你了。”红衣主教大笑起来,手一挥,一排身穿银盔手持银刃的士兵从后方整齐划一的站了出来。“不然,这特地为你准备的大餐岂不就白费了,好好享受吧,来自太阳与圣水充分祝福过的银刃,哈哈哈哈!”众骑士向勇利奔来。


勇利将维克托轻轻放到地上,“维克托等我一下哦,我马上就回来,这一次我不喝那么多人的血,所以,别说我不听话好不好。”勇利俯下身,吻上维克托的唇。


“该死的异类,接受制裁吧!”一名年轻的圣徒骑士率先冲到勇利的身后,一剑刺下,勇利身子稍微一侧,长剑没入他的腰间。面无表情,勇利左手握住剑尖,右手向后挥去,划破圣徒骑士的脖子,抽出腰间的长剑,绕到那名圣徒骑士的身后,张开嘴,咬上了脖子。松开手,圣徒其实跪倒在地上,生命的迹象逐渐消失。


勇利用手指抹去嘴角的血迹,舔入嘴中,腰间的血往外流留着,毫不眷恋,勇利皱了一下眉。“衣服脏了啊,等会又要被维克托说了,还是快点解决吧,或许能让维克托消消气。”


没有任何的提示,再次反应过来的时候只有一道红光从众骑士的脖子处抹过,接着血液便喷涌而出,勇利咬住最后一名圣徒骑士的脖子,恐惧,是那名圣徒骑士留下的最后的情绪。


主教用小刀抵在一个小男孩的喉间,先前威风的摸样再无半分,“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杀了他。”


小男孩不断的挣扎,挥舞着拳头大声叫喊:“放开我你个大坏蛋,我要去找勇利哥哥,放开我,我要去找维克托主教,呜呜……”


“闭嘴草民,这都是我主的旨意,克里斯托夫也好,维克托也好,最后能成为大主教的只有我一个人!哈哈哈!”红衣主教疯狂的笑了起来,小男孩从他的手中挣脱,勇利看准时机一剑挥下,红衣主教便倒在血泊之中。


“咳咳。”勇利跪倒在地,长时间接触被暴晒的祝福圣剑令他体力透支,无法站起,小男孩跑到勇利身边,轻轻地拍着勇利的背。“勇利哥哥,你还好吗?”再次咳出一口血,对小男孩温柔的一笑。“谢谢,我已经没事了。”


勇利从衣袋间摸出一包饼干,轻轻放在小男孩的手上。“这是答应给你们的饼干,很抱歉做得并不多,我要和维克托走了,你们要照顾好自己。”


小男孩小心翼翼的接过饼干,抬起头,乌黑的大眼睛流露出几分伤感。“不回来了吗?”


“不回来了。”也回不来了。


“我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送给勇利哥哥的,如果勇利哥哥不介意的话,”小男孩抿了抿嘴唇,伸出自己的手臂,“喝点我的血填填肚子再走吧。”


“还有我们的。”


几个小孩子从房子后面走了过来,面朝勇利伸出了自己的手,坚定的意味不言而喻。勇利捂住自己的嘴,尽量不让自己哭出来。


“孩子们,谢谢你们。”


在火光中,勇利抱着维克托走进树林,消失在孩子们的视线内。


从此,人们再也没有听到过他们的消息。


 


06


维克托躺在床上,柔柔的阳光铺满整个房间,不时有小鸟飞来。落到窗户边上,眨眨眼,便扑棱着翅膀飞走了。这是维克托从昏迷中清醒的第五天,维克托撑着下巴看向远方,看来今天也不能怎么见到勇利了呢。自从第一天勇利为照顾他被阳光点燃之后,他便禁止勇利在白天过来。


吸血鬼和人类恋爱还真是辛苦呢,如果,我也成为吸血鬼的话,那么情况会不会就好上很多?


“维克托,你看我做了窗帘和雨伞,这样子我就可以经常在这里了。”勇利举着一把巨大的伞走了进来,兴冲冲的样子就像是刚刚得到新玩具的小孩子。


“小心一点,别把伞关上。”维克托接过勇利怀里的窗帘,将帘子挂到窗户上。“不过还是会有一些光,所以勇利要注意一些。”


勇利收起伞,坐到维克托的身边,细细的检查维克托的伤势。“维克托的恢复能力真的很强啊,伤口都愈合的差不多了,果然还是要多晒晒太阳。维克托毕竟还是人类,要好好注意,不能留下后遗症。”


“那我亲爱的吸血鬼先生,您貌似并没有好好注意自己的身体吧!坏孩子可是要接受惩罚的。”说着,维克托在勇利的额头上弹上一下。“既然这样,那勇利把我变成吸血鬼不就好了。”


“诶、”勇利怔怔的看着维克托,“维克托,你,刚刚在说些什么?”


【“勇利,照这样下去,你和维克托的事情迟早会暴露,到那个时候,你该怎么办?”


“我不知道。”


“一、让维克托把自己带回去,让自己在大厅广众之下被处决,从而让维克托重新获得民众,教廷的信任。


二、和维克托一起躲避来自教廷的追杀,直到他老去,而你还留在这个世上,感受着没有他以后的未来。


三、将他变成吸血鬼。


你会选择哪一个?”


勇利紧咬下嘴唇,就这么低着头,不肯说话,克里斯也没有开口说话,只是仍由勇利在脑中不断思考这一个问题,片刻后,克里斯将一把钥匙推到勇利的面前。


“那是我和美奈子曾经生活过的教堂,外人不知道哪里,如果你和维克托真的到了那一天,那就去那里生活好了。其实,或许维克托和我一样,只是单纯的想要和自己所爱之人一直一直的在一起罢了。”】


“不行!维克托你不能变成吸血鬼!你是主教,你是教皇心中的人选,你是民众爱戴的对象,你还可以回去。你应该生活在太阳底下,而不是和我一样,只能在黑暗中生活。只要,只要你带着我的尸体回去,你就可以,你就可以重新得到你之前的一切,你就可以继续生活在阳光底下。”


“带你的尸体回去?为了那虚假的光你居然想让我把自己深爱的人杀死?”维克托冷笑一声,“我做不到!”


“可是是我害你陷入黑暗之中的,是我毁了你的未来,如果仅仅是以我的性命来换回维克托过去的生活的话,这样不就可以了吗!维克托只要当作从来就不认识我就好了啊!”泪决堤,勇利哭喊着,发泄着这么多天以来一直压抑在心中的感情。维克托,不要离开,陪在我的身边啊!


“啊啊,没想到胜生勇利居然是一个这么自以为是的人。”勇利抬起头,通红的眼睛看到的是从那方天空滚落的珍珠。维克托转过头,吻上勇利带泪的眼角。“抱歉勇利,让你伤心了。勇利我们都很累了,先睡一觉好好休息吧,等醒来的时候再说好吗?”


“嗯。”


 


“勇利,我只是希望能和你生活在同一条规则上,只想更好的保护你,不想让你的永生害你只有自己一人,我想永远不离开你的身边,陪伴着你,我爱你。”维克托在熟睡的勇利耳边落下一吻。


 


“维克托,我果然还是自私的,如果醒来以后你依旧这么想的话,那么我就答应你,答应把你变成吸血鬼,我爱你。”勇利在熟睡的维克托脸上落下一吻。


月光照耀,勇利推开门走了出去、推开教堂的门,奏起了许久未弹过的《月光曲》。


维克托在琴声中醒来,顺着琴声的引导,维克托推开教堂的门。在门打开的一瞬间,琴声戛然而止,维克托和勇利就这么静静的注视着对方。


“勇利。”


“嗯。”


“刚刚有几个音弹错了哦。”


“诶?”


“所以要给勇利一点惩罚才行啊,让我想想,该给勇利什么惩罚好呢?”维克托右手的食指点在下巴。“那么,作为惩罚,勇利来帮我把这枚戒指戴上,顺便勇利的这一辈子都要被我不断的不断的纠错哦~”


维克托的眼眸含笑,没有火,只有水的温柔。勇利绛县脸上的戒指取下,戴在了维克托的手上。


“那以后就麻烦主教大人了。”


勇利的眼眸如月,没有冰,只有水的温柔。维克托将戒指戴在勇利的手上,并在勇利的手背上落下一吻。


“一定,那么我亲爱的吸血鬼先生现在就开始吗?”


勇利抱住维克托,轻轻摇摇头。“我想享受明天最后一天太阳拥有维克托的日子。”


“如你所愿,先生。”


月光化水,溺满整个教堂,荡漾,二人心间。


 


 


勇:维克托今天的晚餐想吃什么?


维(招手):勇利你过来一下


勇:怎么了?


维(咬住勇利的脖子):比较想吃原味的勇利呢~



评论

热度(42)

  1. 樱飞雪看到我请叫我去学习.1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