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维克托终于被爱人撩到手

樱野Sakurano:

♡模特维×摄影师勇


♡七夕小甜饼


♡大量bug依旧


 


 


[终于]系列前篇走这里:


胜生勇利终于记住了他的名字


维克托终于被挖出了花边新闻


胜生勇利终于学会了撒娇


 


 


 


 


 


自从维克托和勇利在推特上公开恋爱之后,因为两人关系的原因双方的经纪人都故意避开了对方的工作日程,尽量不安排一些工作方面的合作,勇利在圈子里滚了那么多年一脸坦然地表示十分理解,但是维克托却十分不满意。


 


“这不公平!为什么嘛!”维克托赖在沙发上对勇利狂撒娇,“我们明明就是恋人啊!难道不是应该多一点的工作上面的合作吗!”


 


勇利端着一杯咖啡喝了一口,无奈地看了一眼比自己年龄小好几岁的恋人:“正是因为我们是恋人所以才不能够有合作,很容易影响的。”


 


维克托“嘤”了一声以示不满,抱紧了怀里的马卡钦嘟囔着说:“所以,你生日那天我有拍摄工作,可能没有时间回家了。”


 


勇利愣了一下,看了看墙上挂着的日历,这才发现过两天就是自己的生日了,自己都没有留意到。勇利看着自己的生日日期若有所思,随后一脸无所谓地点点头:“没事,你工作重要不是吗,反正我也好久没过生日了,不差这一年。”


 


“工作怎么能够比你还重要!”维克托深深不满勇利这种云淡风轻的态度,“这可是我们在一起后第一次过你的生日,怎么能够不重要!”


 


勇利无语了几秒,觉得自己现在是越来越不能理解年轻人的想法了,只好放下咖啡凑过去亲了维克托的侧脸一下,安抚道:“我们以后还会在一起很久,不在乎这一年好吗?”


 


维克托被勇利亲了之后愤怒的表情有点僵硬,最终还是软了态度下来,却还是不确定地补充问:“勇利,我重要还是工作重要?”


 


勇利权衡了一下真实性和各种说出来之后的后果,认真严肃地回答:“当然是你重要。”


 


维克托这才放下了脾气,但还是因为勇利生日那天有工作而生着闷气:“嗯,你生日那天我会尽量早点结束拍摄回来的。”


 


“好好。”勇利笑着眯了眼,然后想出了一个最能让维克托放下脾气来的方法,于是戳了戳维克托的脸,“饿吗?”


 


“不是刚刚才吃过午饭吗,我一点都不……”


 


“这个,”勇利笑眯眯地指了指自己的脖子,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维克托的脐下三寸,“真的不饿吗?”


 


维克托瞬间明白了过来,看着勇利有点危险地眯了眯眼:“你这是邀请我喝下午茶吗?”


 


自从恋爱以来维克托一直处于主动的一方,勇利作为承受方出于羞涩和在情事上的被动,一直都被维克托撩得死死的,勇利作为一名资深的摄影师,多少都是一个隐藏的颜控,所以经常被维克托的外表撩得毫无招架之力。


 


恋人的大胆邀请啊,不应邀是狗啊!维克托什么脾气都没有了,现在身体各处都升起了其他不可描述的火,一把拉过勇利就在沙发里滚了起来。


 


马卡钦呜呜地叫了几声,于是屁颠屁颠地跑过窗边伸出爪子尽责地扒拉了两下窗帘,把最后偷偷漏进屋子的两束光也一并遮了起来。


 


 


 


 


勇利生日那天因为有那该死的拍摄工作,维克托一早就醒来了,侧头亲了一下昨晚被折腾狠了的现在睡得正熟的爱人,没忍住摸了一下被子下光裸的身体。勇利被骚扰醒了半睁开眼不满地蹬了一下维克托,包着被子转个身又睡了。


 


维克托看着笑了笑,起身去洗漱了。洗漱完之后又走过床边弯腰亲了一下勇利的额头,帮他扯好了被子放好干净的衣服,拿起外套就轻手轻脚地出了门。


 


勇利听见关门的声音后睁开了眼,眼里已经没有了睡意,立刻掀开被子坐了起来,拿过维克托放在枕边的衣服套上就冲向了卫生间。


 


维克托今天要拍摄的是一个轻奢品牌的手表广告,拍摄地点在一栋很豪华的古典的哥特式别墅里。维克托到的时候整个摄影团队已经差不多准备好了,但由于摄影师还没到,负责人抱歉地让维克托到二楼的休息室里面等候。


 


维克托出于礼貌表示没关系,但还是时不时地往墙上的钟看去——完了,如果拍摄的时间被耽搁的话,定蛋糕的时间要延后,订酒店吃饭的计划也要延后,这样的话怕是真的不能陪勇利过生日了……


 


“维克托,需要把订酒店的日程延后吗?”代替雅科夫的经纪人知道维克托在担心什么,小心地问了一句。


 


维克托摇摇头:“没关系,这些事我亲自去做。”


 


经纪人知道是维克托的心意也不想勉强,只好听话地点了点头,转身去做其他的事情了。


 


手表公司那边的人已经陆续把今天要拍摄的手表带了过来,手表对应的每一个风格的房间也大致准备好了,但是摄影师还迟迟未到。维克托又看一眼时间,开始心烦意乱起来——这个摄影师怎么一点时间观念和职业操守都没有?居然比模特还要晚到,这现在是摆起摄影师的架子来了?


 


维克托越想越气愤,开始想起家里那个可爱的恋人,看看他家的摄影师,就算名气再大再红也好也绝对不会迟到一分钟,每次都是早早地去到摄影棚还和工作人员一起布置片场,一点摄影师的架子也没有,还每次都被其他模特儿调戏……


 


想起这个,他又忍不住看了一眼时间,心想着这个时候勇利应该醒了吧,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维克托刚伸手摸口袋就想起来手机被经纪人保管了,撇下嘴来心里一直对今天的摄影师开骂。


 


过了没多久,工作人员就急忙过来告诉维克托摄影师已经到了,拍摄随时都可以开始,让维克托现在去更衣室换衣服和化妆。


 


维克托终于松了一口气,点点头便起身去了更衣室。


 


维克托拍摄的第一个系列的手表是精英款的,第一套衣服是银灰色的高档西装,剪裁合宜的西装在维克托高挑的身上穿得十分大气精致,扣到最上面的衣领和正式的领带使得维克托凸显出精英的气质,被发胶定住的微斜的刘海把饱满的额头露了出来,下面是一双深邃的湖底般的清澈的眼睛。


 


一切准备就绪后维克托随着工作人员的指引来到拍摄场景里,一边的人拿出代言的手表小心翼翼地给维克托带上,化妆师也在一旁按照光线的角度给维克托做最后的妆容调整。


 


“手表不错。”维克托低头整理衣袖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维克托愣住还没反应得过来,那声音离自己更近了一点,带上了笑意,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脖子上,“当然戴手表的那个人也很不错就是了。”


 


维克托觉得自己是因为太思念某人了才会产生幻觉,身体紧绷着,动也不敢动。


 


在场的工作人员都知道维克托和勇利的恋爱关系,勇利向维克托背后走过去的时候都默契地没有说话,看见本来一脸阴沉冷静的维克托被恋人突然袭击后整个人都懵了,才忍不住一团哄笑起来。


 


“勇、勇利?!”听到众人的笑声维克托才回过神来发现这真的是现实,连忙转过身去惊喜地看着笑眯眯的勇利,“你怎么在这里?!”


 


“嗯,”勇利用手抬了抬挂在胸前的相机,“当然是来工作赚钱的啊。”


 


 


 


这要追溯回一个月之前。


 


作为助理的披集把一大堆约拍邀请放在了勇利的面前,抱臂跟勇利说:“这一堆工作里面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个?”


 


勇利歪头认真地思考了一下:“那就先坏消息。”


 


“坏消息就是,大多的工作日程都在海外,一些是MV跟拍,一些是片场跟拍,所需时间在三个月到半年不等。”


 


勇利思考了一下后点点头:“嗯,那好消息呢?”


 


“好消息就是,”披集朝勇利暧昧地挤眉弄眼道,“这里面有一个轻奢手表的代言拍摄。”


 


“所以?”


 


“代言人是你家维克托。”


 


勇利看着披集的一脸暧昧绷不住笑了:“知道了。”


 


 


 


 


 


维克托还想伸出手去抓勇利却被勇利不着痕迹地撇开了,勇利帮着维克托理着刘海,得意地低声说:“听经纪人说,维克托对我的迟到非常不满意?”


 


维克托怎么也没想到摄影师居然会是自家恋人,无语凝噎了几秒,尝试给自己做最后的挣扎:“我一开始不知道是你……如果知道是你的话早就……”


 


“好了,不要解释,”勇利假装生气地瞪了一眼维克托,然后转过头去提高声音对其他工作人员说:“好了,拍摄准备开始了,大家各就各位,打光准备。”


 


工作人员听到之后都散开了,场上只有维克托和勇利二人。今天是勇利的生日,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地接了这份工作,惊喜之余更多的是感动了。维克托眼睁睁地盯着认真调着相机的勇利,手痒痒地想去抱住勇利。


 


勇利走远了两步,打光人员连忙看着勇利的眼色走上前找角度,害得维克托偷偷伸出来的手扑了个空,又尴尬地收了回去。


 


拍摄开始,勇利对准维克托慢慢调整光圈推进镜头,尝试给对着镜头找感觉的维克托照了几张照片。勇利挪开相机慢慢翻了一下刚刚的照片,觉得有点无语。


 


所以他才不想和维克托一起工作啊。


 


那照片上毫无保留都要流出来的充满爱意的眼神这是要怎么办啊喂?!照片上那温柔得油都要溢出来的表情这是要怎么办啊喂?!你现在的角色是精英可不是一个大痴汉啊!这模特儿的工作态度不太有水准啊喂!


 


勇利有点头疼,一边翻着照片一边努力想办法让维克托摆脱这种状态。


 


勇利突然想到了一个馊主意。


 


虽然是馊主意,而且还有出卖双方的意思,但是对维克托来说绝对会有效。


 


勇利深吸了一口气,又重新举起相机对准了依然温柔微笑着的维克托,心一横大声对着维克托喊了出来:“维克托,晚上一起洗澡怎么样?”


 


场上所有一旁看着的工作人员听到后集体石化,打光板有微微倾斜了的痕迹。


 


维克托听到后一顿,本来温柔的眼神瞬间一变,深不可测地盯着勇利,眼神里开始融入了一点危险的色气的侵略意味。


 


“咔嚓——”


 


“很好维克托,刚刚的眼神很不错,keep住状态!”勇利丝毫没有因为自己刚刚的那句话而受到任何影响,而是立刻进入了工作状态,“打光专心一点,角度向东倾斜20。”


 


打光人员这才反应过来,连忙移动了打光板的角度。


 


勇利看着维克托的视线还是随着自己移动,一咬牙又提声喊了另一句话:“维克托,今晚的生日会要烛光晚餐怎么样?”


 


维克托再蠢也知道了勇利这样做的意思,很快地配合着勇利的那句话暗了眼神,勾起一个带着邪气又有点意味深长的笑容。


 


“咔嚓——”


 


勇利心里笑着维克托真懂自己,拍了几张后挪开相机检查照片,看向维克托说:“把西装外套脱了,留下马甲别脱,把衬衫袖子挽起来露出手腕。”


 


维克托听话地点了点头,把西装外套慢慢地脱了下来,好让勇利就着这个动作拍几张照片,后解开了袖口的扣子,慵懒地将整个人靠在墙上,慢慢地抬起戴着手表的那只手把衣袖挽上去,微微眯着眼看着镜头。


 


“很好很好。”勇利一边按着快门,一边用言语鼓励着维克托,“再慵懒一点,对,这个眼神很好,姿势保持住。”


 


勇利又挪开相机,干脆上前给维克托摆姿势,手心被软软地挠着,大腿被轻轻地摸过,腰也被摁着,维克托看着勇利的眼神越发深沉,可勇利却一脸敬业无辜的样子,让维克托憋着一肚子邪火。


 


勇利这个人,摆明就是来撩他的吧!


 


勇利的手指堪堪滑过维克托胸前不可描述的部位,维克托的表情迅速变化,伸手就想去抓住勇利那胡作非为的手,勇利却迅速闪现后仰,镜头对准——


 


“咔嚓——”


 


维克托的表情都要僵住了。


 


照片上的维克托的眼神深邃而又极具侵略性,手表的反光刚好将维克托摄人的吸引力完美地衬托了起来,在维克托这种眼神之下,人们就像正光裸着站在他面前一样。


 


于是勇利乐此不疲地一边对维克托做着小动作,一边顶着严肃的脸拍摄,维克托简直快要被撩起一脑子欲火,都要口干舌燥起来了。维克托压抑着自己内心的想法尽力配合着勇利的工作,一边调整着自己急促的呼吸。


 


勇利朝维克托露出单纯的微笑:“维克托要配合一点哦,不然拍不完的话我今晚的生日烛光晚餐就要泡汤了呢。”


 


维克托只好僵硬地点了点头。


 


“然后呢?我们吃完烛光晚餐之后要做什么好呢?”


 


维克托僵硬地摇了摇头。


 


“不是说好了吗?今晚我们一起洗澡怎么样?”


 


维克托继续僵硬地点了点头。


 


场外的工作人员看着这一幕幕场景感觉都要快被强行喂狗粮喂到麻木了,发自内心地崇拜起勇利。平时还真不觉得,勇利大摄影师,不娶何撩啊!!!娶了那就更要撩了!!!


 


好不容易把精英款的拍摄结束了,接下来还有日常的,休闲的,运动的,时尚的,维克托感觉自己这次摄影一直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勇利一直保持着撩——拍照——再撩——再拍照的循环套路,撩完就跑,维克托简直被撩得一脸生无可恋。


 


两人这是确认关系后的第一次正式合作,工作起来也十分默契,可场外的工作人员有种进入了AV的拍摄现场的错觉,看着摄影师和模特的互动满脑子都是黄色废料,全体人员莫名都有一种沉重的负罪感。


 


工作完之后,勇利挨个地给工作人员说“辛苦了”,一边翻看着相机里的照片,把内存卡拔出来插到电脑里开始看照片效果,连一个眼神都没给过维克托。


 


被放置在拍摄现场的维克托目瞪口呆:“……”


 


说好的他比工作还要重要呢?


 


经纪人推着维克托去换衣服了,换好衣服后手表公司的工作人员把两个盒子递了上来。维克托一脸疑惑地接了过来:“这是什么?”


 


“这是今天代言的手表,公司那边说是为了感谢维克托先生和胜生先生,又因为今天是胜生先生的生日,所以决定把两款手表送给你们。”


 


维克托打开一看,就是刚刚拍摄的精英款手表和时尚款手表。维克托递到经纪人手中,朝着工作人员微笑着道谢:“谢谢你,我也代替勇利说声感谢。”


 


工作人员都因为这次摄影知道了原来今天就是勇利的生日,拍摄结束后纷纷围在勇利身边送上生日祝福,勇利羞涩地点头致谢,和刚刚的工作状态完全不一样。


 


 


 


工作提前完成,维克托拉着勇利就上了车,舒舒服服地去把蛋糕和酒店给订了,回家的途中维克托还是忍不住亲夫夫明算账,故意臭着一张脸看着勇利:“勇利,我重要还是工作重要?”


 


勇利还是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确实是维克托重要没错,但是关于维克托的工作也一样重要,于是一脸正经地回答:“你和工作都重要。”


 


“……这能一样吗!”


 


“怎么不一样了?这不就是吃饭和睡觉哪个重要的问题吗?”


 


“吃饭和睡觉怎么能比?”


 


“所以啊,”勇利呵呵呵地笑了起来,“吃你和睡你都一样重要啊。”


 


“……”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2017年11月29日卒于爱人胜生勇利怀中。


 


死因:被撩得死而无憾。


 


 


 


 


END


—————————————————— 


 


[终于]系列又跟大家在七夕这一天见面啦,这次是撩人指数爆表的勇利大摄影师hhhhh


 


写这一篇文的思考就是毕竟是年下,抛开维克托和勇利的攻受问题,勇利的年龄还是比维克托要大的,走过的修罗场比维克托吃的盐还要多【并不x】,所以在很多方面勇利对于成熟男人和性的理解比维克托要更深层,所以就尝试写了这篇勇撩啦wwww


 


祝看着这篇文章的你们同样愉快!【笔芯❤

评论

热度(427)

  1. 樱飞雪樱野Sakuran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