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羽化🌸

人際過敏症患者:

羽化


※維勇


很久之前的腦洞


#短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午後溫煦的冬陽,適當的溫度,讓人不自覺的慵懶了起來。


“欸~維洽我們今天能去海邊散步嗎?”


勇利看著電視中的廣告,天色被夕陽渲染得七彩,朦朧的霧面感,綺麗的畫面,讓勇利很想親眼目睹,就算他們已在無數夕陽前親吻。


“好哇!沒問題”


維克托寵溺得摸著勇利黑亮的秀髮,用手指輕柔的捲起有些過長的髮絲。


“勇利的頭髮是不是太長了,要不要我幫你剪”


“嗯…我們剪完就去好不好?”


勇利看似隨便得問著,卻好像又夾雜了一些其他的情感,是籌劃著什麼嗎?


勇利圍起圍布,維克托在身後細細的修剪,他們聊起從前,聊著他們的第一次
第一次見面,第一次牽手
第一次擁抱,第一次親吻,第一次吵架
第一次蜜月,第一次奉獻出完整的自己
第一次覺得彼此的重要
第一次感謝遇到彼此
第一次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說真的這種感覺很奇怪,他們說著到笑著到哭著


他們笑著流淚,淚水中是滿滿的感情,他們對彼此的愛


收拾了一下,把落下的頭髮收集起來綁成一小撮,放進那個充滿回憶的盒子裡後,他們就用走的前往了最近的老地方


他們最愛的那個海邊,海鳥還在飛,海風也吹著,今天是那麼的舒適,一切都一如往常,就像結束只是一場夢。


鹹鹹的海味,跟眼淚比起來根本不算什麼嘛


兩人緊緊的依偎著,坐在只有他們的沙灘上,繼續的聊著剛剛尚未結束的話題。


“真希望我在三年前就能和你相遇,這樣我們就能在一起到現在也不分離”


勇利看著這世紀最美的夕陽


“那可不行,我那時還在玩女人呢!完全不懂著愛,不懂著守護如此珍貴的你”


“話說為什麼是三年前”


維克托微笑著望着勇利


海風吹拂著勇利的黑髮,勇利輕輕的說


“因為三年前我,還存在啊”


他吻上維克托,吻上他這輩子最愛的人,不願浪費分秒 ï¼Œæ²’有熱情似火焰般的大肆渲染 ï¼Œåªæœ‰ä¼¼æ°´çš„柔情,是剎那間極致,是離別前繾綣,依依不捨親吻 


勇利帶淚的樣子很美啊


夕陽下,逐漸的透明,勇利的笑還在心中


眼淚什麼的,原來是這種味道


嚐過一次,就不會忘記了

评论

热度(26)

  1. 樱飞雪 从 人際過敏症患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