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乱码拯救者

咪呜:


  • 由前几天tag爆炸引发的小脑洞


  • 胜生·解码器·勇利


  • 小段子,OOC我的锅



 


 


01


噢,这可不是个好消息。


维克托翻看着手里的书本,又掏出手机查阅一番,有些为难地放下了那个目前对他来说失去了作用的电子产品。


 


在一觉醒来之后,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同学,发现他的世界里所有的文字都变成了乱码。


 


而他今天有一场很重要的演示会。


 


 


02


一个成熟的人要做到处变不惊。


维克托绷住嘴角,冷汗顺着背脊滑下,面上依旧挂着毫无破绽的微笑。


需要说明的内容他非常熟悉,由于是第一个上台的人员,届时演示的文档会直接投影,他只要能够正常开始就没问题。


他捏紧拳头不断回忆整个流程,在没有文字提示的情况下,他不能出一点差错。


 


“学长,很紧张吗?”


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瓶水,握着它的那只手有着亚洲人特有的微黄肤色,维克托顺着这只手滑到前方,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这个青年是教授的学生助理,他们打过很多次照面,勇利每次一见他就脸红红的不爱说话,和教授讨论起课题时却又充满魅力,让他印象深刻的同时暗暗产生了那么点儿不同的感觉。


 


“谢谢,勇利。”维克托接过水灌了一口,清凉的液体让他稍稍冷静了一点,“我只是遇到了一点……”


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维克托盯着水瓶上的标语显得很是惊讶,勇利也侧过脑袋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的地方。


勇利见他又拿出电话翻了几下,不安地说:“学长?水有问题?我再去帮你拿一瓶。”


“等等!”维克托叫住了已经走到门口的学弟,急忙跑上前拉住他的衣袖,“水没问题,勇利给的很及时。”


“那就好,学长放松些,你一定没问题的。”


维克托谢过他的鼓励,但还是没有放开他,“谢谢,一会儿开始之后勇利也会留在会场里吗?”


男孩儿抓了抓头发,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那个…是我来帮学长播放演示文档…”


“那真是太好了,有勇利帮我一定会非常顺利。”


他的态度让勇利的脸烧的更红,招呼过后急急忙忙跑到门口的教授身边去了。


 


维克托把满屏幕都是乱码的手机放回口袋里,松了口气。


幸好小学弟似乎自带解码气场,能让他看到原本属于他的文字,很大程度上缓解了他的紧张,让一切正常运转。


 


 


03


顺利完成了自己的部分,维克托下台就给了勇利一个大大的拥抱。


小学弟不但是他的救星,整个流程也配合得天衣无缝,维克托恨不得把他举高高再转两圈。


勇利也对他稳定的表现很是高兴,两人找了个离人群稍远的位置坐下,时不时小声讨论两句。


直到所有人的演示都全部结束,勇利才起身准备回到教授旁边,维克托又一次拉住了他,不过这次他直接捏着对方的手指把玩了一下,才笑盈盈地邀请道,“勇利今天给了我很大的帮助,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诶?好…好的,我去和教授确认完时间就……”


“不用急,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


勇利小心的回握了他的手便匆匆赶到


 


黑发青年和自己的导师交谈的样子非常认真,每次点头的时候脑袋上柔软的发丝就跟着一跳一跳的,莫名让人想要把手掌放上去摸一摸。


维克托微微抬起手虚晃了一下,感觉心里痒痒的,似乎有一颗小萌芽正破土而出。


看来接下来这段时间和他绑定会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04


本以为维克托会与他在校园餐厅简单地吃个饭,结果勇利迷迷糊糊就跟着他左拐右拐出了校门,路过某家饭店时提走了预定好的饭菜,一路就这么进了他的家门。


“因为课题的事情常常要做到很晚,学校里毕竟不方便,我就在外租了套房子。”见勇利呆呆的样子,维克托主动为他解释,“而且是一个人住哦。”


勇利的脸又一次烫了起来,他们又不是什么热恋中的小情侣,就算不是二人世界也没问题的啦!


他拿过维克托放在一边的袋子掩饰自己的不好意思,说道:“既然来学长家吃饭那我应该帮忙准备,学长带我去厨房吧。”


 


一点儿都不见外的维克托还就真的把客人带进厨房一起忙活起来,把菜肴都装上盘,才慢悠悠从柜子里翻出一瓶酒。


他向青年晃动了一下瓶身,“勇利能喝么?”


“如果只是半杯的话,是可以的。”


“好。”维克托为他倒上半杯酒,端着两个杯子回到客厅,勇利已经把最后一盘菜放上桌,就差两位主人就位了。


 


见勇利仔细在杯沿嗅了嗅酒的醇香,维克托小酌一口,思考着该如何说明自己目前的情况。


毕竟,这实在有点儿太不可思议了。


 


 


05


从校园生活聊到宠物饲养,他们的话题似乎永远说不完,直到桌上的菜肴都消灭了一半,维克托才想起自己的初衷。


“勇利相信会有奇怪的事情降临到自己身上吗?”他问,“比如一觉醒来发现整个世界都变了什么的。”


勇利想了想,很认真地回答了他的问题,“是的,我认为有这种可能,但也不排除是有精神或认知上突然产生障碍。”


“现在我可能就遇上了这么个意外。”


“诶?学长遇上了什么问题?”


“类似于认知障碍的情况。”维克托掏出手机,划开屏幕走到他的身边,“你能看到这上面有什么内容吗?”


“当然,这是教授和学长讨论课题的内容。”勇利仔细看了看,确定上面的每一个词都与维克托今天的演示内容有关。


“但在我的眼里,他们就是一堆乱符,无序,且没有规律。”


“学长需要我陪你去做个检查吗?”


维克托揉开他因关心而皱起的眉间,“没关系,多亏勇利及时出现,目前这个问题暂时得到缓解了。”


“我没有为学长做什么……”


“不,勇利帮了我大忙!”维克托压住他的肩膀,整张脸凑到勇利面前,让对方紧张得呼吸都要停滞。


“只要呆在勇利身边我的认知就能恢复,你可是我的特效药。”


 


 


06


虽然心底对学长有着极大的信任,但勇利还是觉得维克托是在逗他玩儿。


“我能解决学长的问题?”他问,“可我只是单纯的坐在这里。”


“具体原因我也不清楚,可能上天注定勇利对我来说是个特殊的存在?”


维克托凑得更近了些,勇利退无可退,只好伸手挡住自己的脸,也顺便遮去了因维克托一句话就变得透红的色彩。


他从来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同,对自己用得最多的就是“普通”和“随处可见”之类的形容,也从没想过会有一天成为谁的特别的存在。


 


那个“离开了胜生勇利就会乱码”的手机叽叽喳喳叫了起来,维克托说了句抱歉走到一边接起了电话,勇利赶忙从桌上拿过一杯水就咕咚咕咚灌下去,让自己能稍微冷静一些。


可是,桌上并没有“水”这样东西,装了大半杯的是属于维克托的烈酒,一阵火辣辣的烈焰烧过口腔和喉咙滑入胃中,把勇利的脑袋也烧得糊涂了不少。


 


等维克托和教授交流完毕,一回头就发现脸色未变状态却完全不同了的小学弟正坐在椅子上对着他吃吃地笑。


看了眼桌上自己那个空空如也的酒杯以及属于勇利的那半杯几乎没动过的低度数酒,维克托弄明白了现在的情况,慢慢靠近那个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不断傻笑的可爱生物,小心不要惊扰了他。


 


接着他就被可爱生物扑倒了。


 


 


07


勇利像只大型犬一样在他身上嗅了嗅,随后安心地趴在他胸口,枕着那坚实的肌肉继续傻笑。


维克托试着起身,却被他更重地压上胸口,嘴里嘀咕起来。


“我对学长来说是很特别的吗?真的吗?真的吗?”


“是真的,勇利,快起来。”


“为什么呢?我外表平凡,能力也不出众,这样的我…为什么呢?”


“因为对我来说勇利是最棒的,好孩子,我们先起来好吗?勇利,听话。”


又黏黏糊糊胡闹了好一会儿,勇利才放开了他,抱膝坐在原地,瞪着眼睛观察他的一举一动。


担心不常喝酒的勇利一下子摄入这么多烈酒会有不适,维克托打算给他拿一片解酒药,刚刚起身准备离开,就被地上的男孩儿可怜兮兮地抓住了裤脚。


“学长。”他仰起头看维克托,眼睛里莹莹亮着光,“不管是不是玩笑,我都很高兴。”


 


“biu”一下被戳中了心的维克托想着干脆就把小学弟打包回家吧,


虽然很想这么回答,但维克托估计第二天酒一醒他完全不会记得自己说过什么,当务之急还是给他塞颗药更重要,剩下的还是等他清醒了再谈吧。


维克托毫无留恋的离开让勇利很是难过,埋在膝盖里闷闷不乐。只不过还没等他失落多久,整个人就被维克托提了起来,抗在肩上塞进了被窝。


 


把药给勇利塞下去后他安静了很多,静静缩在被子里,眼里还是一层湿漉漉的水光,呢喃着他听不真切的话语。


被小鹿斑比这样注视着实在无法狠下心走开,维克托干脆外衣一脱,直接躺倒在他旁边,打算先把勇利给哄睡了再去收拾。


这一哄,把他自己也给哄得迷迷糊糊,伴着那似乎是“我喜欢学长”的发音沉沉睡去。


 


 


08


勇利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和对方睡在一张床上。


这已经不单单是“忘记”的程度了,他只记得自己喝完一杯水之后就完全断片了,自己做过什么,说过什么话,一点儿都想不起来。


自己……应该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吧?


“一大早就发呆?”手臂被人戳了戳,勇利纠结的对象正支着脑袋对他笑,心情很好的样子。


“对不起,学长,我昨天,呃,没做错什么吧?”


“没有。”维克托翻身坐起,为他整了整稍显凌乱的衣襟,在对方表现出放下心的样子时又抛下一颗炸弹,“但是勇利一直在不停说喜欢我。”


 


诶诶诶诶诶诶?!


如果这是在漫画里,胜生同学此刻应该变成了一座雕像。


不断往下掉粉末那种。


 


 


09


为了防止自己的人形自走翻译器因过热而崩溃,维克托还是把昨晚的哄睡小故事又给他说了一遍。


虽然说喜欢那段其实是真的。


不过既然当事人自己不记得,他也不急着逼对方承认。


经过昨晚那棵刚刚萌芽小苗已经迅速成长为盘根错节的大树,维克托认清了自己的心意,借着自己这奇怪的症状更是要好好接触小学弟。


 


确定勇利已经平静下来后,两人坐下谈了谈关于维克托的乱码症问题,除了昨天断片前的那些,勇利总算是弄清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现在只要在我附近,学长就能正常阅读?”


“是的,刚好我的演示会结束了,会有一段空闲期,我申请了教授的临时助理,接下来这段时间会一直跟勇利在一起。”


把学弟快要掉到地上的下巴托起来,维克托又补充一句,“所以好心的胜生同学,为了帮助学长,最近就住我家吧?”


 


 


10


胜生勇利是想拒绝的。


不过嘴巴还是快了一步答应了下来。


为了课题。


为了助理工作。


为了……学长能正常生活。


嗯,义不容辞,义不容辞。


 


 


11


有了维克托的协助,教授的进度大大加快,落在勇利头上的工作也比以前多了不少。


不过,有个人陪伴的感觉确实很好,随时可以讨论进程,寻找突破口,比他独自完成时效率要高上不少。


教授对于他们的配合也是赞不绝口,就差拿跟绳子把两个人绑在一起全都收入麾下。


这样的日子很忙碌,却也很惬意,惬意到勇利都忘了为什么维克托会跟在自己身边。


 


如果不是出去买了食材回来发现学长流畅无比地在本子上标注重点,他都真的忘了学长还有乱码症这回事。


“维克托。”勇利敲了敲房门,唤起了对方的注意,“你……恢复了?”


“是的。”维克托看上去很高兴这个困扰他多时的问题得到了解决,“刚刚突然恢复的,这段时间真的多亏了勇利的照顾呢。”


“哪里,我才是受了学长很多照顾。”


勇利越说越小声,最后几个字几乎都要咽下肚子里去。


既然维克托学长的问题解决了,那他……是不是就该离开这里了?


 


直到手里的袋子被人接过去才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学长笑眯眯地单手撩起袖子,告诉他今晚要露一手好好招待他一下。


梦寐以求。


但又有点儿失落。


 


 


12


铺满了一桌子的菜肴很普通,没有华丽的摆盘也没有诱人的色泽,却让人很是心动。


“今天我们不喝酒。”维克托给两人各自倒了一杯水,率先喝了一口,“勇利不用担心会喝醉。”


勇利抱着杯子,拒绝回答他的调笑,他可打算要好好享受这“最后的晚餐”,才不想因为黑历史而跳脚。


“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和勇利说。”维克托表情认真,如同在做学术演讲一般,“虽然认知障碍解除了,但我似乎得了另一种病。”


他看到学弟明亮的眼瞳里闪过一丝怀疑,还有转瞬即逝的一丁点期待。


勇利握紧杯子,好一会儿才回问道:“学长遇到了什么样的问题?”


“我啊,只要一离开某个人就会特别难受,听说这种病很难治愈,可能需要非——常长的时间来缓解症状,勇利愿意帮我吗?”


“如果是学长……如果是维克托的话,当然可以!”


他的男孩儿使劲点着脑袋,得到满意答案的学长眯眼微笑,高兴道:“那就说定了。”


 


“啊对了,这种病还有一个症状。”维克托撑住下巴,眼里波光流动,“我会每天对你表白一次,勇利一定要好好回应哦。”



评论

热度(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