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隔壁那对夫夫又在闹离婚?!

Rinam.-堇:

隔壁那对夫夫又在闹离婚?!


700fo点梗


※路人视角


 


我是上个星期搬到这里的。


 


我也谈不上热爱这个国度,好在这栋小公寓还算安静。一共七层,住的人不多,可能也是房租偏贵一点的缘故。我目前已经见到了顶楼的史密斯太太,是一个年近八旬的寡妇,一激动就眼泪汪汪,还喜欢扔掉拐杖跳迪斯科。


 


史密斯太太告诉我还有一对情侣住在这里,相当恩爱(她的说辞是这对情侣的存在让她跳迪斯科的时间长了一倍),不过我目前还没见过。我只知道我住的那一间的隔壁是一对结了婚的夫夫,而且看样子这段美好的同性婚姻不会长久了。


 


不是我诅咒人家,我简直数不清他们一天有多长时间都在闹离婚。


 


还是从我刚住进这里的时候开始说起吧。


 


一天都在忙搬家的事,我简直累得不行,于是往沙发上一趟就睡着了。梦里我正和不知道将来会不会有的男朋友约会,结果这位我并不认识的男朋友突然站了起来,带着满脸怒气说道:“你又把奖牌到处乱放了!”


 


我不知所措:“什、什么奖牌?再说我也不记得什么时候和你同居过啊?”


 


然后我就醒了,隔壁的声音不说震耳欲聋也十分骇人了。


 


“不是勇利说放在柜子里碍事的吗?”一个相当委屈的声音。


 


“不是这个意思啦!等等,手不要乱摸啊……”


 


“勇利小点声,隔壁不是刚搬来了一个人吗?”


 


“到底是谁的错啊维克托?!下午就去办离婚手续吧!”


 


我吓得目瞪口呆,赶紧把歪了的沙发垫整理好,然后仔细回忆了一下这两个名字。维克托……勇利……总觉得在Ins上看到过。要不然就是推特。


 


算了。想不起来。


 


我站起身,决定去铺床单。与其去想这两个人是谁,还不如考虑一下明天跟他们商量商量,让他们不要再大声嚷嚷了,毕竟我神经不大好,对吵架这种事也没什么经验。


 


结果第二天他们主动来了。亚洲少年一脸清秀,甚至说他二十出头也不过分。他身旁那个银发男人比他高些,浑身散发着“我就是这么帅”的撩人气息。


 


可惜我对这种类型不感冒。而且他的手臂还紧紧地勾在亚洲男孩的脖子上呢。


 


“非常抱歉,我想我们昨天可能吵到你了。初次见面,我叫胜生勇利。这位是我的丈夫维克托·尼基福罗夫。”黑发少年一边说着一边递上一盒点心,“这是我家乡的特产,不嫌弃的话尝一尝吧。”


 


“哇……这可真不好意思……你们要不要进来一起吃午餐?”


 


“不了,我和勇利在楼下餐馆订好了。真遗憾,下次吧。”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朝我一笑,湛蓝的眼睛无辜地眨了眨。


 


我有些尴尬的笑笑。尼基福罗夫先生,你的手放的位置怎么越来越危险了?都快滑到胜生先生的下半身了好吗?


 


告别之后我关上门,听到门外的夫夫又在拌嘴。


 


“维克托,在别人面前这样不太礼貌吧?”


 


“这有什么啊?在长谷津的时候不也经常这样吗?”


 


“可那是在家里啊!难道说维克托先生是想离婚了?”


 


“呜哇真过分,结婚戒指还是勇利买的呢。”


 


我把被子往头上一蒙,沉沉睡去。难道这恩爱是装出来的?迷迷糊糊中我冒出这样的念头。


 


 


很快我不需要史密斯太太的提醒也能意识到情侣的存在了。这对情侣和我隔壁那对夫夫可是完全不同,一看就是在热恋期。


 


虽然我没见过他们。只是我早上去上班的时候,偶然注意到电梯的一个角落里用铅笔写着一行小字:今天天气真棒。你是喜欢茶还是咖啡?R


 


我想了一会儿,认识的邻居里没有名字或姓以R开头的。必是那对情侣中的一个无疑了。


 


中午回家时我发现那行字被擦了,但又多了一行,同样是用铅笔写的:有空喝杯咖啡吧。I


 


I开头的名字我只能想到伊恩,不过我也不太关心这类八卦,也就很快抛到脑后了。到傍晚,那个角落就干干净净,一个字母也不见了。


 


电梯里的秘密对话还在持续着。


 


“今天过得怎么样?R”


 


“我很好。要是能偶尔运动一下就更好了。I”


 


“哈哈,最近胖了吧?R”


 


“才没。I”


 


“你变成什么样都很可爱啦。R”


 


“……别这么说啊。I”


 


“明天去兜风吧。R”


 


“开我的车如何?I”


 


……


 


对话内容愈发多样,也愈发甜蜜了。每次隔壁的夫夫控制不住音量又跟我道歉(并且还总是带不重样的点心让我什么也没法说)时,我看到这些留言心情就会好些。


 


前天不知道出于什么缘故,隔壁突然发生了水灾。我眼睁睁地看着不知名的液体从前门蔓延到我的(崭新的、一尘不染的)客厅,气呼呼地穿着拖鞋就出了门。结果眼前的景象让我大吃一惊。整个楼道一半都被水浸没,并且还有气势汹汹蔓延之势。我赶紧大敲隔壁的门,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开的。


 


“早安……”


 


“什么早安?”我气得话都说不连贯了,“注意一下你的脚下,邻居先生!你就是这么照顾你的丈夫的吗?”


 


“他照顾我的情形更多些。”维克托这才感觉到一丝异样,“Wow!发洪水了!”


 


简直是噩梦般的一个早上。等我帮助他们把事情处理好后,去超市买食材又太晚了。已经十二点了,我只好去楼下买了份比萨带回来充饥。


 


结果胜生勇利正在我家门口等我。


 


“真的非常非常抱歉,给你添了大麻烦。”他以日本礼节鞠了一躬,“维克托他,嗯,我是说和我一起在浴缸里泡的时间久了没有注意……幸亏你发现了才没影响到太多人。请原谅!”


 


“啊,没事的……”


 


到底是怎样才会忘记在浴缸里泡着啊。我心想。估计两个小时后楼下的也该上来投诉了。


 


“那个,其实我是想问介意到我家吃饭吗?是正宗的日式料理,炸猪排盖饭。虽然我不怎么拿手但口味也还行……”


 


维克托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把我吓了一跳。他把勇利推到一边。


 


“要不试试罗宋汤也行哦~绝赞口味!当然啦,如果你家里有洋葱的话就更好了。”


 


“维克托,你的手艺……”


 


“勇利你真是太伤人了!”


 


我忽然感觉头有点疼。


 


“不了谢谢,我买了比萨……只有一人份没法和你们分享了,不然下次吧。”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蓦地想起一件事。


 


今天好像没有在电梯里看见一如既往的留言。


 


难道是周末所以睡懒觉了?或者出去旅游了?我思忖,也想不出所以然来。我想这对情侣一定非常可爱,以后一定要早点起来,试试看能不能撞见他们。而隔壁那对……我叹了口气,感觉头更疼了。


 


一个俄罗斯人和一个日本人到底是怎么凑到一块儿的?英语还都几乎没有口音?据我所知日本人和俄罗斯人的口音简直是世界上最重的之一了。


 


我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刷SNS,又冒出了一个馊主意。那就是在谷歌上搜这对夫夫的名字。


 


说实话我不该这么做的。


 


第一条是一个新闻,标题是“花滑传奇夫夫同时宣布退役,或将移居美国”。下面有些相关条目,分别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与胜生勇利与今年夏天完婚》《又一对冰上情侣?属于传奇的罗曼史》和《这对夫夫的恩爱让你钦羡!》。


 


我关掉新闻网页,随意地瞄了两眼维基百科,然后把手机一扔。


 


……波澜不是没有,但没那么大。相信我。


 


你告诉我这对烦人的邻居就是拿过数不清金牌的冰上传奇?!还最恩爱?!拥有最大的冰迷粉丝群?!你们媒体记者还有粉丝是集体丧失了判断力吗?我要爆料,爆黑料!


 


我气愤地接着刷SNS,然后就想起来为什么我觉得这两个名字很熟悉了。


 


我有个好友就是刚刚被我骂的两位的粉丝。


 


我先是告诉她我住在勇利和维克托的隔壁,她先是不信,我把之前被强拉过去拍的邻居合照发过去,她说是P的。我把这两天发生的糟心事一说,她竟然信了。但这之后三天她都没理我。


 


“确实有点像他们会说的话,但你毁坏我心中偶像的形象还是不可容忍的。”


 


她发完这么一句就不和我说话了。


 


 


可爱的小情侣不再互相留言了。他们改送礼物了。


 


昨天早上我去上班,看见电梯的角落里放着一束玫瑰。上面插了张小卡片,写着:希望花香带给你一天的好心情。情人节快乐!尤其对你这样说。:) R


 


中午的时候卡片被拿走了,但花没动。傍晚的时候花也不见了,但整个电梯里都留下了玫瑰的芬芳。对了,因为是情人节所以才玩浪漫的吧?


 


结果他们就这么把这个游戏玩下去了。一天交换一次。


 


比如说,我今天再去看的时候玫瑰换成了绿色康乃馨,卡片上的文字很简单:不言而喻。希望生活能让我们一直持续下去。I


 


好甜蜜,甜蜜得快哭了哦。


 


今天我心情格外好,因为提早下班了。远远地我就看见电梯门即将关上,赶紧跑过去,正巧看见一位银发男子蹲在角落里,姿势有点不雅。


 


他尴尬地回头站起身,手里捧着那束康乃馨。


 


“今天天气不错,是吧?”


 


“恐怕是吧。”


 


我急急地说道,生怕一不小心就把惊讶和不解脱口而出。电梯门打开后,我匆匆道了个别就赶忙回到家中,满脑子都是问号。是维克托把花拿了?顺手牵羊还是别的?他不可能是情侣中的一个,不,不可能。


 


他在我心中的形象确实不是十分高大。


 


第二天早上我下定决心见一见那对情侣。于是我起个大早,还未到电梯间就听到了谈话声。


 


“等一下,维克托,我是在说家里的花会放不下的……”


 


“所以勇利又要提离婚了吗?”


 


“怎么可能和维克托离婚啊……”


 


然后是一阵唇齿相接的暧昧声音和喘气声。


 


我瞬间打算回家睡个觉再出来,可惜已经看到那场景了。


 


维克托先生紧紧搂住勇利的腰,一边用力地回吻一边发出满足的声音。勇利的右脚勾住维克托的小腿,吻得无比忘情无比投入。一束风信子被他们踢倒了,他们也没发现。


 


请别告诉我是这对要离婚的老夫老夫在玩热恋情侣的游戏。


 


……算了,不打扰他们了。


 


我用钥匙开门的时候想通了一件事。


 


天哪,原来R和I是从名字的最后一个字母来的!


 


难怪我发现不了呢。到底是老夫老夫会玩。


Fin.

评论

热度(468)

  1. 樱飞雪Rinam.-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