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请给我一张抽卡!

Ritataataaa:

抽赏之后就很想写的两个设定


然后想着我再去抽两次中了H/J赏以外的我就真的写


被茶酱说为什么你不是我圈写手了,超开心


 


Part A


勇利在走进那家店的时候几乎全身的肌肉都在叫嚣着要把身体带出这家店。


“你不知道?”


披集几乎是拍着大腿笑起来,似乎勇利吓得整个人都后退一步对他来说是件很有趣的事情。


“别害羞,你可是个出色的选手。”


但这依然不能让勇利感觉好上一些,这家似乎是卖花样滑冰选手周边的店的墙上贴了好几张他的海报。勇利很快回想起拍摄那些海报时被要求的糟糕的姿势和神情(后来遇到那个加拿大选手后他才终于能把“糟糕”换成“JJ般”)。


“能不能——”他捂着脸看向披集,当然他们两个都带着口罩,要不然这样大雪的天气在街上走大概能吃一嘴的冰碴子。可就算如此勇利也依然不敢走进这家店,“那会让我看起来像个自恋狂。”


“没有人会认出你的,我保证。”


披集朝他眨眨眼,他做出的保证一向都很靠谱。勇利是想要相信披集的,如果他的室友和冰场伙伴没有表现出那么强烈的让他进去的欲望的话。


“这周的卫生都我搞了,怎样?”


“好吧,”听起来不错,勇利再三确认过自己的帽子和口罩都好好地掩护着自己,这才推开门进去,“等等,今天已经是周日了!”


“但你已经进来了,来吧,来看看这个!”


勇利无可奈何地又一次捂住自己的脸,店里的空调打得很足,他花了些力气才没让自己在摘下帽子——店里有不少黑头发的人——后再摘下口罩。他嘟囔了句什么,才跟在披集后面朝收银台边上的台子走去。


他差点就要兴奋地跳起来,抱住得意洋洋的披集转上一圈——就像个美国人一样。但事实上他只是闪亮着眼睛看了眼披集,迅速走去收银台付钱而已。


维克托主题的抽赏,A赏是一本维克托的相卡,这让勇利几乎控制不住自己刷卡买完所有抽卡的冲动。当然他不能这么做,除了训练和教练高昂的费用,他还有几样维克托的周边代购等着补款。而C赏看起来也很不错,那是一个马卡钦的布偶,也许小维会喜欢。B赏是维克托的娃娃,可惜已经被人抽走了。


“怎样,不后悔进来了吧。”


披集靠在收银台上冲他挤眉弄眼的,也许是为了不让他看起来那么奇怪披集也没有摘下口罩。


勇利摸摸鼻尖,带着显而易见的欣喜,“但你还是得负责一周的卫生——下一周的。”


“别啊兄弟,看在我发现了一家好店的份上!”


勇利才懒得和披集多说,他在店员把抽赏的盒子拿出来时几乎和站上赛场时一样紧张。勇利甚至觉得他的手心都黏腻腻的满是汗,视野也变得模糊重叠起来。


别担心,一定能行的。


他这样说服自己,尽管似乎抽赏和行不行一点关系也没有但是——管他呢,看在他才拿下今年全日金牌的份上!


他摸出四枚抽卡,颤抖着手一张张撕开。


 


叮——叮——


 


后来勇利回想的时候,那时店长一脸惊喜用力摇铃发出的声音就像他站上金牌领奖台时的掌声喝彩声一样美妙至极。


他一定是用尽了今年的运气才中了他想要的A赏还有C赏。


“我的天——你真的是——我的天!”


披集抱住他又喊又跳的,看起来比他这个中奖的还要激动,如果不是因为他惊呆在那的话。


“还不快感谢我!”


“好吧,”勇利恍惚着接过那本相卡册还有马卡钦的布偶,揭开口罩虔诚地亲在相册封面的维克托脸上,“下周的卫生我搞了——你让我搞到这学期结束都行。”


“勇利。”


“嗯?”


“我们现在在圣诞节假期。”


 


勇利被维克托一个飞扑闹醒的时候简直想一脚把这个巨型儿童踹下床去。


“你看——你这个样子好可爱——”


勇利一下子清醒过来,他不敢置信地抢过手里那张照片,背面写着的“不用谢”显然是披集的笔迹。那张照片——分明就是他很久以前一次抽赏后亲吻A赏的照片!他都不知道披集居然还拍了这样一张照片!


“披集说你还中了一个马卡钦的玩偶,那个还有相册在哪!我要把它们放进奖牌展览柜里!”


“呃——我不记得放在哪了。”


“真的?”


维克托看起来一点也不相信他说的话,他笑眯眯地指着趴在床边上还睡着的马卡钦——马卡钦压着的那个小布偶。


“所以你给马卡钦的那个布偶只是个巧合?”


勇利干脆利落地把这个笑得得瑟的家伙踹下了床。


 


Part B


维克托在想要摸出抽卡的瞬间领会到了店长意有所指的目光,他又在抽奖箱的内壁上摸了一圈,果然摸到了一张大概用了点可塑橡皮黏上去的抽卡。


“特别奖?”


店长欢快地摇铃,把站在收银机前一脸茫然的胜生店员拽过来。


“特别奖——勇利酱可以带着你偷买的玫瑰花下班和你男朋友回家啦。”


然后一顿,补上下半句,“也请男朋友酱不要忘记你藏在门口的玫瑰花二号机嗷。”


 


奇短无比的B


很骄傲了(喂)

评论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