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有你(下)

潇然然然然然:

*延续之前的《先生,您有行李遗留在寄存处》


*维勇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七夕你们在一起就足够了!


戳我看上篇




04.


“幸好我们走的及时,不然现在肯定成了落汤鸡。”维克托打趣地说道,从口袋中拿出手帕为勇利擦去落在头发上的水珠。


 


勇利一声不吭地也从口袋里找出纸巾默默擦去维克托身上的雨水,好一会儿才出声道:“淋成落汤鸡的只有维克托一个。”都是你要帮我挡雨。


 


维克托眨眨眼装作没听懂的样子,“勇利要是淋湿了的话我会心疼的。”说完他站起俯身碰碰勇利的前额,抛下一句“我去买点东西”就跑远了。


 


肯定是不想被我责备才溜了,明明维克托也知道自己淋湿的话我也会心疼的,等他回来......


 


时间就静止在这等候的过程,勇利的视线随着玻璃墙外雨滴的落下而落下,一次又一次重复。注意到维克托回来是因为维克托的恶作剧,他将被滚烫的咖啡传递了热量的咖啡杯贴近了勇利的脸颊,之后又飞快地退开。


 


“维克托!”勇利转头就看到了维克托脸上怎么都掩盖不住的灿烂笑容,他一面顺着本能去碰了碰脸颊,一面又想起自己刚刚做出的决定。于是勇利在维克托把手里的托盘放稳到桌面的瞬间在他的额处弹了一个响亮的弹指。


 


疼痛转瞬就感知到了,维克托反射性地捂住额头,对着勇利一脸无辜。


 


“你知道的。”勇利忍住揉揉维克托泛红前额的冲动,端起温暖的咖啡挥去手上的冰冷,不去看维克托的眼睛,但脑内却在回想自己是不是有点用力了,看起来很疼的样子。


 


维克托也很快反应过来了,勇利果然还是在意刚刚的事情,他笑着将刘海捋顺说:“是是是,我知道错了。”


 


坐到勇利对面位置的维克托看着安静捧着热饮的勇利不禁微勾唇角,忽然他注意到一滴水从发梢处滴落到了勇利的脸上,须臾间就掉在地上无影无踪。见状维克托又拿起手帕,一手摆正勇利的头,小心地将残留的水渍擦去,笑意不曾褪去。


 


04.


大雨滂沱直到傍晚七点。


 


雨势渐小,但天空上的乌云却未退却,它们仍就安稳地静止在整个迪士尼乐园的上空。


 


在中间的这段时间,维克托和勇利没有再去排任何一个项目的队伍。这当然不是因为他们不想玩,只是如果把时间浪费在排队上,他们更宁愿沿着围墙好好走一遍这里。


 


于是勇利在游客中心又拿了一份地图,之前的那一份在折叠时被雨水浸湿,已然很难打开了。


 


他们先是沿着外围走了一整圈,色调明丽的各式小房子整齐的排列在大道上,仿佛置身在另一个国度般梦幻。接着他们向里深入时惊喜地发现了“爱丽丝迷宫”,穿越其实并不复杂的草丛迷宫,看到的就是红心女王的巨大塑像,维克托叫嚷着勇利帮他拍照留念。再往前就是兔子先生迟到的茶话会了,奇形怪状的茶点以精美的摆盘陈列其中,糖果般色彩让人倍感活力。


 


“我也能做出这么可爱的糕点哦,勇利想尝尝看吗?”维克托牵着勇利环绕在桌边,神秘地抛出了疑问。


 


可是勇利无情地拆穿了他,“你是说上次答应我要亲自做曲奇但是却被我在家门前正好碰上酒店配送的事吗?”


 


“上次,上次是一个意外!现在我可是能完美地做出不输于勇利你的曲奇哦!”维克托先生举起一只手反驳道,他决定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让勇利尝尝他做的美味曲奇,要知道之前他让尤里奥品尝时,对方可是勉为其难地称赞了好吃的呢。


 


之后他们一路游览了结合了迪士尼特色与中国文化风情的十二生肖彩绘墙,甚至还惊讶地发现了进入城堡内部再看一遍“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童话这个有趣的项目。


 


来到迪士尼的每一个人都不会错过晚上的灯光烟火秀。这是在进入园区时的工作人员对他们说的。所以提前了半个小时——七点半,他们往城堡正面赶去。


 


但相对的,每一个人都抱着同样的想法,以至于等到维克托和勇利到达能观赏到烟花的最佳位置时,那里早已是人满为患,道路也已是水泄不通,难以动作。他们不得不向后退,前方黑压压的一片,想要近距离的观看到烟火秀这个期待在今天是不能实现了。


 


当维克托找到一处地势稍高的位置并拉着勇利站上来的时候,本以为能安心等待烟花开始的他们还是被再次突如其来的雨所打败。


 


几乎所有的人都撑起了雨伞,尽管也有人劝说不要撑伞,这样后面的人就看不到了云云,但效果式微,视野终究还是被层叠的伞布遮挡。


 


八点整,灯光烟火秀准时开始了。


 


但面对眼前一望无际的雨伞,无法看清全貌的城堡与只能看到天空零星的烟火,完美一词和它连边也沾不上。


 


不仅是维克托,勇利心里也有失落感在不断滋生,他握住维克托的手,用眼神向对方传达着些许遗憾,而后又看向天空,寻找着烟火划过的痕迹。


 


焦躁也在维克托心里产生了,万分期待的烟火秀却难以看到清晰的容貌,说不失望绝对是在胡说。他扫了一圈四周,人山人海是极佳的形容词,每一个人都紧盯着城堡的炫丽灯光与烟火纷腾,一瞬的眨眼都忘了动作。


 


维克托突然发现了什么,他掐掐勇利的脸蛋让他往自己的指向看去。勇利看到后不禁忽而一笑,对上了维克托眼中犹如闪烁着波澜海光的深蓝。


 


“那就去吧!”话音还未落,维克托就牵着勇利迈出脚步。


 


如果这时有人的目光不小心从城堡飘乎到了湖边的旋转木马上,那么他一定就会发现原本还是静止的旋转木马现在以自己独有的节奏在转动。设施上只有两个人,他们坐在临近的马匹上,面上笑意满溢,似乎在说什么有趣的话题。但最让人难以忽视的两人看向对方的眼神——那是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出的感觉,仿佛引人沉溺其中。


 


如果你现在还在看的话,那你也一定看见了那个拥有一头闪耀银灰发色的男子跳下自己的马匹,一口气坐上了另一名黑发男子的身旁的场景,也许这时你不再回望烟火,而是悄悄地注视他们,注视着他们在旋转木马上的每一个笑容,注视着他们在旋转木马上的每一个吻,注视着......不知不觉中你竟希望这场旋转木马永远,永远也不要停下。


 


-END-


————————————————————


拖到现在才写完23333

评论

热度(73)

  1. 舞月潇然然然然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