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HP paro】记一场充满“误会”的魁地奇球赛

半十:

学院这么设定是故意的。


暗藏私货。


1.


胜生勇利在六年级开始的时候被选为了斯莱特林的守门员。


他在尤里·普利赛提(看似)不情不愿地照着名单报出他的名字时就已经知道他将面对的是什么了:


“什么?你居然选了那个——那个——”


群情激奋的新老队员们似乎同时才思枯竭找不出任何合适的词汇来指代勇利了,而勇利深知他们想说什么——“一点都不斯莱特林的斯莱特林”——对,就是这个,从分院帽大声宣布了这个结果开始他已经被这个称号伴随了五年,他们的院长甚至亲自去检查那顶疯狂的帽子是不是老糊涂了,差点没被愤怒的老家伙用它的裂缝咬上一口(“你曾祖母在霍格沃兹读书的时候就是我分的院费尔兹曼!无知的小鬼头竟然质疑我的判断!对,这孩子会成长成一个非常优秀的斯莱特林的,别问我为什么缺头发的小屁孩!”),这害得勇利在接下来一周的魔药课里连拿了三个“D”,而用雅科夫的话来说,从来没见过分不清鼠须根和蛇尾草的斯莱特林,向来以冒失莽撞(或者说是勇敢自信)的格兰芬多都比他细心多了,没错——就是那个在O.W.L.s上拿了全“O”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提到他——


“不行,你不能让一个和对手有肉体关系的人参赛!”


“而且猪排饭和那个死秃——算了,那个什么维克托没有——”五年级的新任队长尤里好像自己也说服不了自己,“好吧,但这并不能改变他在选拔赛里截住了每个球的事实。”


“其实我和维克托真的没有——”勇利一开口就被打断了:


“你不能因为一个人和你名字一样就对他宽容一点!(尤里听到这里几乎要从扫把上跳起来)闭嘴吧胜生,全学校的人都知道你和尼基福罗夫的关系,我宁可相信皮皮鬼也不信你的鬼话。”


胜生勇利委屈地嘟囔了一句“要真是那样就好了……可我只是个随处可见的……”


“小心!”只见一个失控的游走球向他们所悬停着的位置撞来,于是勇利十分随处可见地下意识把它徒手接住了。


尤里对着目瞪口呆的队员们耸了耸肩,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


 


2.


勇利很委屈。


他不知道为什么全校师生都默认他和格兰芬多的魁地奇球队队长、男学生会主席、这届唯一一个O.W.L.s全“O”获得者、霍格沃兹知名八卦小报仓鼠周刊“年度最想让他做男朋友榜”第一、万圣节晚会即兴斗舞大赛第二(那天勇利误喝了一大杯火焰威士忌就失去了记忆,至今还不知道那个打败了校园男神的传奇人物是谁)、几乎从不给任何人加分的费尔兹曼教授绞尽脑汁想从格兰芬多挖到斯莱特林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已经在一起了。


他俩到底做了什么引起这天大的误会?!勇利严肃认真地反省了很久:一定不是因为维克托巨大的棕褐色猫头鹰马卡钦每天都要给他捎来一张便条(“勇利今天晚上我们一起去图书馆写黑魔法防御课论文吧,我可以能帮你从张教授手里挤出一个‘O’喔~”“勇利中午来一起分享滋滋蜜蜂糖吗,体重什么的先放到一边去吧胖一点也很可爱!”“勇利一起来训练吧——哦我们好像不在一个学院,但是那有什么关系呢(心)”),也不可能是因为维克托每晚都想方设法混进斯莱特林的宿舍好让勇利一上床就睡上已经被焐得暖烘烘的被子直到第二天早上才朦朦胧胧地发现自己枕头旁边多了个人,更不可能是因为维克托三天两头翘掉(他已经完全掌握的)N.E.W.T课程从走廊教室大厅或是去温室的路上各个角度偷袭勇利给他一个好朋友之间温暖的抱抱,好吧或许有时候他还会亲他两下,但那只是因为他们是很好的朋……友……


对,就是这样。勇利想到。维克托是不可能喜欢上他这样随处可见的不像斯莱特林的斯莱特林的。


“所以他们到底为什么会误会啊!”他在格兰芬多温暖的公共休息室里(虽然不知道维克托怎么把自己弄进来的,但是这里可比斯莱特林冰冷的水下宿舍好多了)坐在收了一堆朋友卡的维克托腿上迷惑地问道。


 


3.


如果一定要让勇利找出自己有什么地方稍稍特别一点的话,大概是他的魁地奇打得比别人好了那么一丢丢——


“斯莱特林的守门员胜生勇利又截下一个球!好样的,依然是30:10,wow他不仅截住了还把那个刁钻的鬼飞球拍飞了!哦不,他正好击中了格兰芬多的JJ的扫把!”“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勇利用手捂住了脸,再移开时只见又一个鬼飞球向他面门扑来,他吓了一跳,下意识又把那个球给打了出去——“看来JJ并无大碍,他又做着他那个中二的,哦抱歉,迷人的标志动作飞起——哦天哪刚刚那个球又是胜生挡下来的吗?它直直飞向了他的队友芭比切娃,她是个漂亮姑娘同时也是个优秀的击球手——漂亮的进球!40:10!梅林在上胜生这个准头真该也做击球手的!”


勇利不好意思得都快摔下扫把了:那两个救球真的没什么特别的!第一个打着旋儿的快准狠的球是维克托打的——对他一定让着我呢!第二个球,嗯,真的只是运气好而已!


他一抬头正见一个游走球蛮横地向维克托背后撞过去,他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却见银发红衣的击球手一个优雅的转身把球棒一挥便改变了它的走向。


他怎么能这么好看……


勇利愣愣地想着,没留意到他紧盯着的人又击中了一个鬼飞球,高速移动下的风声贴着他的耳朵呼啸而过。


“格兰芬多得10分!40:20,好吧看来格兰芬多的得分王牌一见他的小男友就保不住学院杯的预言不一定会实现——哦他又连进了两球!40:40追平——哦天他朝胜生眨了下眼!那个角度的观众们挺住——好吧倒下了一大片,也许下次尼基福罗夫上场的时候我们得备点鼻血牛轧糖的解药……”


“现在我们看到的是斯莱特林的找球手兼队长尤里·普利赛提,为了便于区分我们不妨和尼基福罗夫两口子一样叫他尤里奥好了——别瞪我谢谢——很好我们的尤里奥队长暂时把飞贼忘到了一边开始批评他的队员——”


“你是猪吗!别盯着那老头子发呆有本事反过来色诱他啊!”


“可是尤里奥——”


“闭嘴你这只猪!别想反驳了!”


“尤里——”


“别叫我尤里奥!看好你的后门!我真不明白那个老头子有什么好的——”


“尤——”


“就算他真的挺好的你也不能在打球的时候——”


“尤里奥!飞贼!”勇利绝望地喊道。


“什——”尤里一转头,那金色的小家伙已经蹭着他的发梢飞走了,“你怎么不早说!”


“他想说来着,尤里奥。”维克托不疾不徐地从他们头顶飞过,顺手又进了个球。


 


4.


“所以说绝对不能找和对手有肉体关系的守门员!”


“可是我和维——”


“闭嘴吧胜生勇利!”


 


 


5.


“他们……他们都说……”勇利和维克托在学校的湖边并肩坐着,他委屈得都快哭出来了。


“嘘嘘嘘别哭,乖。”维克托亲了亲他湿漉漉的眼角以示安慰,然后把他抱过来让他舒舒服服地坐到自己腿弯里,“如果我们真的发生那种关系他们就不是‘误会’你了嘛。”


勇利愣住了。


 


 


 


 


 


 


“好像,你说的很有道理……”


fin

评论

热度(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