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星愿

醉:

晚了点的六一贺文,祝大家六月开心一些~


并没有帅气的维洽,以及大概会有很少女心的维勇


一发完


以上OK?


1


  维克托·尼基弗洛夫觉得,他很多时候没法搞清楚胜生勇利,他的学生兼爱人。


  这个来自日本的年轻男孩可爱又可恶,敏感又迟钝,有时候维克托想紧紧抱住他,把全世界的爱意都倾倒在他身上,有时候又恨不得拎着他的衣领,冲着他吼清醒一点。他可以在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内获得全冠军俱乐部所有人,甚至包括莉莉娅的芳心,却又会在某天回来时犹犹豫豫一脸忧伤的跟他说是不是自己举止言行不佳,俱乐部里的人打量他的眼神总让他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总之,胜生勇利的复杂奇怪程度,大概有可能过很久很久维克托都没法完全理解吧。


  幸好他们有一辈子时间互相磨合。


  但是这并不代表,维克托·永远在意胜生勇利·尼基弗洛夫现在可以忽略掉一些事情。


  比如他现在正趴在桌上盯着的一个晶莹剔透的玻璃瓶。


  再怎么看,这都是个普通的玻璃瓶子,它带着微曲的弧度,看起来圆胖的肚子里装满了五颜六色的折纸星星:星星的颜色已经不够鲜艳了,但是上面还留存着闪亮的闪烁光泽,大概用的是有些特殊工艺的纸张。瓶子的上端被一颗软木塞塞住了,瓶颈处还系了个蝴蝶结,浅蓝的颜色,一样显得有点旧,可见,这瓶可爱的装饰品大概已经有不少年头了。


  为什么勇利要把这瓶东西带到圣彼得堡呢?


  维克托很是在意这件事。


  在勇利第一天来到他家入住,整理行李物品时,维克托就看到了这瓶星星了,当时他并不太在意勇利带来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事实上那天他忙于高兴和欣赏勇利带过来的维克托自己的相关周边,包括ISU的限定邪神手办和勇利自制的手办衣服——但是过了一阵子,当他发现勇利把他的很多周边藏在了床下,而只把这瓶星星和手办放在了外面时,维克托就开始好奇起这瓶星星的用途了。


  一瓶纸折的星星,有什么特别之处呢?


  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维克托选择了google。


  然而google的俄语搜索并未带给他什么线索,于是他更换了关键词,包括英文和日文,但或许是他的搜索格式不对,这同样没能让他明白折纸星星的意义。


  最后他选择了直接问本人。


 


 


3


  “维克托你是说,那瓶星星的意义么?”正在吃早饭的勇利显然没有想到维克托会询问这种话题,他呛了一下,被发现的维克托赶紧灌了一口水,“没、没有什么太大意义啦,是小时候小优教我怎么折的,心烦意乱的时候就会折一点丢进去。”他咕噜咕噜的咽了口水,“不知不觉就折了这么多呢,因为很漂亮就带过来了……”


  他在说谎。


  维克托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一点并且注意到了一个人名。


  是滑冰场那个可爱的小姑娘么?勇利的青梅竹马?他想起来当时在长谷津打听勇利的滑冰历程时,曾经得到过的一条信息:


  勇利的那次伴我身边不要离开,是单独表演给小优看的。


  一些奇怪的情绪泛了上来,维克托觉得他的胃像是刚灌进了一瓶95%浓度的伏特加,火辣辣的并有一些迟滞的沉重感,他开始莫名的,非常在意这件事情。


  之后,维克托更加起劲的搜索起这些星星的含义,在还是难以搞清楚的情况下,他甚至偷偷询问了勇利的那些底特律的小伙伴。


  勇利的头号大亲友的披集被他跳过了:维克托无法保证如果询问那位SNS达人,会不会下一秒,他的幼稚行为就会成为推特头条。而来自中国的季光虹不一样,他是个自己的铁粉,而且中国和日本靠的又那么近,也许他可以获得自己想知道的事情。


  季光虹确实没让他失望。


  但是在从中国选手口中得出这些星星通常是小女生做出来许愿或者向男孩子表达爱意的时候,维克托有些更加不高兴了。


  为什么,勇利要把这瓶星星千里迢迢带到了俄罗斯,还放在了展示柜里呢?


  维克托·有点小心眼·尼基弗洛夫承认他有些无理取闹的嫉妒了。


  他怀着无比幼稚的想法赌气拜托了季光虹买一打这种折纸星星的原材料寄给他。


  维克托认真的觉得他要学会折这种星星——至少不会折的比小优差——如果雅科夫发现他最优秀的学生,在这种事情上意外的较真,大概并不会高兴的吧。


  然后要做什么呢?维克托自己也不知道。这一系列的事情他甚至是瞒着勇利做的,潜意识里,他觉得让勇利知道自己的在意有些丢脸。


  当然,一名优秀的尼基弗洛夫做到这件事轻而易举,很快,在勇利不知情的情况下,他收到了来自中国义乌的折纸星星材料。


 


 


4


  半个小时之后,维克托终于不得不承认,他在滑冰上确实是所有人一致公认的天才没错,但是在这种精细的手工活上,能在冰上做出精妙绝伦的旋转并不能帮助他多少。


  这些该死的纸条到底是怎么变成一颗颗星星的?维克托把折纸星星包装外壳上简单的解说看了又看,只得出了最后需要用指甲把星星掐到胖起来的结论。他尝试着用纸条照着上面的折法,来回折了十几次,最后意外的获得了一个三角,看起来很像中国的一种传统食物——然而,依然没有折成甚至一个四角星,只有垃圾桶多了一堆色彩鲜艳的垃圾。


  维克托拿着那颗唯一像样子的纸折三角看了半天,还是露出了十分不满意的表情,他举起了那瓶一直放在展示柜的星星瓶子,在阳光下打量着它,星星折射出美丽的闪彩,美丽的让他想起来某个有着浅赭色眼眸,现在让他想到时有点心烦意乱的人。


  甩甩头抛弃掉刚刚浮现在脑海里的小冤家,维克托开始考虑起一件事:这瓶星星的数量这么多,也许摸走一两颗,勇利并不会发现?他可以拆开星星看看到底是怎么折在一起的,毕竟,实物是最好的老师不是么?


  维克托做出了决定,他拔开了那个玻璃瓶上的软木塞——比他想象的意外好开一些,他本来以为这瓶子很久没打开会需要一段时间开启——倒出来一颗浅蓝色的星星,掉在手心里。


  维克托把软木塞盖了回去,捻起那颗星星打量着,这毫无疑问是一颗非常标准好看的折纸星星,鼓鼓的小肚子和标准的星星形状彰显着创造者的熟练程度——不过这并不能帮助他折好手上那一堆纸条,维克托无情的拍扁了它。


  找到星星塞进去的折纸端花了他几分钟时间,当维克托终于抽出来那段纸条时,他不禁长长的吁了口气,然后便开始顺着顺序拆开了它。


  看起来是顺着一个五角星的形状依着顺序弯过去就可以了……等等?


  维克托忽然发现了纸条内侧的白色上有什么痕迹,他有些疑惑的继续着动作,在完全拆开时发现,星星折纸白色的背面上写着一句话。


  略微有些模糊的字迹增加了维克托读懂它的难度,而使用的日语维克托也很难完全掌握,但是,毕竟在认识勇利之后,维克托就开始了学习日语,至少查字典他还是会的。


  “希望维克托,快点好起来——05年4月。”


  完全理解了这句话的意思后,维克托有些傻,他又打开了星星瓶子,倒出了几颗星星,一一拆了开来。


 


  “想看到维克托这次,能够站在最高领奖台上。——07年2月”


 


  “就算剪了长发,维克托也是如此闪耀呢。——06年9月”


 


  “这次我得到了第一呢!希望有一天,可以和维克托同台竞技!——05年11月”


 


  ……


  散落满桌,拆开的折纸星星上,出现的最多的名词,大概是维克托这个名字了吧。


  有些怔楞的维克托,完全忽略了门口传来的,钥匙开门的声音。


  “维克托~我回来了~给你带了——”胜生勇利的声音戛然而止,他呆呆的看着一桌混乱的彩色纸条,和少了一大半的折纸星星瓶子,脸颊开始泛红。


 


  距离胜生勇利开始发火还有一分钟。


  距离维克托半是装哭半是真哭的感动的抱住勇利说原来你这么久以前就这么喜欢我啦还有三分钟。


  距离勇利终于摆脱了维克托的怀抱开始责令他把星星都复原回去还有一小时。


  距离维克托在勇利黑着脸的指导下开始把星星折好装回去还有一天。


  距离维克托被勇利宣布两周内不允许接近马卡钦给它刷毛作为惩罚还有一天半。


  距离维克托下次入侵勇利的私人禁区,还有不到一周时间。


 


  那瓶星星最终还是回到了装饰柜上,当时还没被解除禁令的维克托,在折回星星的时候,忍不住在季光虹寄来的星星纸中抽了一条颜色近似的,写上了“希望勇利赶快原谅我”的话,折成了星星,一起放进了星星瓶子里,维克托觉得,这么多星星,勇利一定不会注意到这颗的,不过也许,注意到了也不错?


 


  由于纸质太新,勇利最终还是很敏锐的发现了那颗与众不同的星星,当他拆开读出来维克托的话时,不禁笑了出来。他复原了维克托折的星星后,也找出了一条折纸,在背后写了一句话,折成了星星放了进去。


  希望我和维克托,能够永远在一起。——17年6月。


 


  END

评论

热度(386)

  1. 樱飞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