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所谓永恒

忙出屎暂时淡圈的卡特:

这篇带点小玻璃渣!!不过是he放心ヽ(`Д´)ノ
不知道大家相信不相信死后的世界是否存在,不过我是相信有的Orz也不是无脑迷信啦,我不信神啊鬼啊什么的,是家人做过很准确的关于已故亲人的梦所以……
主题就是想说他们无论在哪里都永远都在发狗粮ヽ(`Д´)ノ
有点细思恐极,好吧不说了,开始ヽ(`Д´)ノ



关于生死之类的问题,一直是十分令人悲伤的。


维克托现在正一个人坐在书房里,手中的书却半天没有翻一页,微皱的眉头无声的向外界宣告着他现在正处于思考中的状态。



他在想,如果他们已经老了,很老很老,到了已经快要死去的地步…那么,谁先离去更好?


维克托本来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花时间来思考,因为他和勇利还有很长时间,他们还年轻。如果真的要死的话,他希望陪伴勇利直到最后一刻,在勇利离开之后,他会选择带着他们两个共同的回忆自杀。


不,你不能这么做,勇利一定会希望你好好活下去。


维克托心中一个小小的声音冒了出来,这也让他的思考无法停止。


难道要他先死去?虽然有勇利陪他他不会害怕,但是之后不就要留下勇利孤单一人了吗?


如果真的到达了那个年龄,家人一定都走的差不多了,与朋友的相聚一定也困难很多。难道就让勇利一个人面对他们曾经的时光吗?


不,这太残忍了。


不过虽然他们还有很长时间,但是最多也只有六十年甚至更少。虽然容貌会随着年龄消逝,但是他的爱不会因此削减一分。


想到这里维克托忽然感到很害怕。


不,他不想死,他也不想勇利死。不管多老,他也想和勇利一起生活下去。可是他们无法永远的活下去,如果死去的世界并不存在,他们就相当于陷入了永恒而且无法重逢的长眠,而不论是先离开还是后离开,都将带着无法实现的夙愿,直到与世界一同毁灭。


“勇利!”


维克托感觉脸上一片潮湿,这让他很不舒服,但是他懒得去管,他想马上就触碰他的恋人,明明距离那么近,却还是想的快要发疯。



“怎么了?”


闻声而来的勇利一进入书房的门就被拉进了熟悉的怀抱中,勇利习惯性的扭头看维克托的脸,却被他脸上交错的泪痕吓了一跳。


“维克托,怎么了?哪里痛吗?”


“勇利,如果我死了怎么办?”


“啊?”


勇利觉得有点好笑,为什么要这样想?


“不会,你不会死的维克托,放心吧。无论是在床上猝死还是走路摔死都没有可能。”


“不是这个样子啊勇利!我是说我老了以后!”


“啊啊……”


勇利把头放在维克托的肩膀上思考了一会儿。


“那也没关系的,每个人都会死的吧?”


“我知道啊……可是……”


“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尽量在维克托之后死的。”


“那勇利呢?我死了不就只剩你一个人了吗?”


“没有维克托的话,我很快就会想要自我了结的吧?反正那时候也没人能陪我了。维克托可能会讨厌我这个想法,不过我也没办法不这样想吧?”


“好了不说这个了,咱们出去看电影吧?我刚刚订了票。”


勇利平静的说完这一切,拽着维克托到浴室拧毛巾擦干净他的脸,然后催促还想继续说下去的维克托换衣服。


说这些事情的时候还没到呢。



之后过了很久很久,久到他们几乎忘记这件事情。


维克托的想法是错误的,他并没能如自己所愿的陪伴勇利到最后,也没能平静的面对死亡,因为他就要在勇利前离开了。


就在生命即将消逝最后几分钟,他想起了自己年轻时候的思考和勇利的回答。


现在勇利就坐在他身边,两只已经干枯的手交错重叠着。


“勇利,我害怕……”


“为什么?”


“我就要丢下你了吧?”


“没关系,我很快就会去陪你。”


“可是如果天堂不存在怎么办?”


“没关系,会有,会有的。别怕。”


勇利亲吻了他的额头。


滴一一一



勇利发现自己也想错了。


他并没能在维克托离开之后保持冷静。


抱着爱人的骨灰盒跌跌撞撞的回到他们生活了几十年的公寓,勇利把刚刚买回来的安眠药放在一边,开始动手收拾在他看来很重要的,值得一并带到另一个世界的物品。


真正动手之后,勇利感觉自己又高估了什么。


整个房子都充满了回忆,除了相册之外根本不能再挑出什么东西,难不成把整个房子烧掉?不可能的吧。而且他的年纪也很大了,根本没足够的力气上蹿下跳翻箱倒柜。


想了半天,勇利最后还是只把相册和盒子放在床边,拿起手机给尤里编辑了一条定时短信。
他和维克托没有孩子,尤里又小他们很多,所以他们习惯了把尤里当做家人来对待。那个曾经盛气凌人的少年在经过时间的洗礼之后也变得沉稳起来,虽然偶尔还会飙几句脏话,却依然成长为了一个可靠的男人。


勇利吞空了手中的小药片,躺在他和维克托曾经每日都相拥而眠的大床上。
明天尤里看到信息一定又要骂他了吧?一定会说混蛋老头子啊,麻烦啊,脑袋有毛病啊什么的。想到这里,勇利情不自禁的联想到了尤里气急败坏的表情,微笑起来,又在心里默默责备了自己一把。到了最后还要麻烦尤里,也真是有点混蛋。



虽然一个人睡在这张床上有点孤单,不过很快就不会了。



当勇利再次睁开双眼时,映入眼帘的是家里熟悉的天花板。


这里是哪里?他不是已经自杀了吗?


他坐起身左右环顾,周围的摆设和“生前”的家一模一样,又拿起床头的相框充当镜子照了一下,发现自己的脸又回复了二十四五岁的样子。
勇利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场梦。


“维克托?”


勇利试探性的叫了一声恋人的名字,并没有得到回应。


“维克托一”


加大音量又喊了一遍,这次回答他的是急促的脚步声。


“勇利?!”


随着声音越来越近,他的神明就这样顶着蓬乱的头发出现在了勇利面前。


“真的这么快就来了吗…”


“怎么了?我真的是在做梦吧?”


话还没说完维克托已经扑了过来,勇利回抱住他,心里还是有点蒙。


“事实上,勇利也已经死了吧?”


“恩……”


的确,他的记忆清楚的告诉他他的确死了没错。


“这是什么地方?今天记号?”


“大概就是死后的世界?”


维克托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按了几下递到勇利面前。


“我也不知道现在的时间,因为无论哪里的日历,标的都是这个东西。”


一个巨大的倒伏下来的罗马数字八



勇利从挂在自己身上的维克托嘴里得知,这个世界里的住民都是已经死去的人,有着独立的科技和文化。使用的物品和现实世界相同,水力电力以及各种东西都会自动生成。他们不需要工作赚钱,因为东西都是免费的。


而维克托醒来的时候,自己就在他身边熟睡。


“无论睡着还是醒来,勇利就在我身边。所以就没有那么怕了。”


维克托绕过勇利后腰的手不安分的伸到衣摆下摸了两把。


“虽然勇利老了也很可爱,但是还是这个样子最棒~”


“所以你是在变相嫌弃我老了丑了吗?我的老了之后头发变得超级稀的维克托?”


“没有!我才没有!没想到勇利居然这样想我!呜哇真是过分!”


“维克托怎样都很好。”


勇利一只手用力抱住维克托,用另一只手帮他梳理乱糟糟的头发。


“而且现在你不需要害怕了。”



永恒其实并不是那么容易消化的事情。总有一天,他们会在这永不流动的时间内阅尽所有的书籍,游遍整个世界,共同聆听、舞动所有的乐曲……


可是,尽管已经厌倦了这无穷无尽的世界,在触碰到对方时依然会发自内心的感谢这无尽的时间所赐予他们的用来爱的机会。


这就是所谓的永恒。


End( ´▽` )ノ



蜜汁后续:


“啊,维克托,现在电视上这个人是不是当时出车祸死掉的女主持人?”


“是啊,她现在依然很受欢迎呢。”


“那这个作家也是吗?”


“对,他还被群众声讨要求写完写了一半的“goodbye ”来着呢。”


“勇利,刚刚在给宽子妈妈打电话吗?要不要回去看看?”


“维克托,我的手机里刚刚出现尤里奥的电话了,要不要迎接他一下?”


“勇利,我们是现在这个样子就代表以后一直都可以做的吧!今晚怎么样!已经好久没有做过了吧?啊好想做一一”


“……恩!”

评论

热度(91)

  1. 樱飞雪假装淡圈的卡特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