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关于维克托其实是个omega

忙出屎暂时淡圈的卡特:

是OA OA OA!没逆没逆没逆!维克托依然是攻依然是攻依然是攻!重要的事情说三次!
然后想说的就是给维恰的私设想了好久( ´▽` )ノ
可以忽略的私设:每个人性别分化的时候都要去医院做检查,维克托的身体缺陷也是那时候发现的。
感觉这回真ooc了,主要是写的太嗨。。下次会注意的!
@小池不写BE 太太看我看我!! @蜜蘋果 ( ´▽` )ノ妹子快来快来
没啥说的了直接开始吧Orz



一:少年,接受飓风吧



众所周知,胜生勇利是个alpha。


他们猜测维克托 尼基福罗夫也是。


虽然维克托没有公布性别,但是那可是冰场上的王者,赛场上的五连霸,高难度的后内点冰四周跳不费劲,行走的荷尔蒙大包袱。
你说他是omega?不可能!



证据呢?
不需要!



…………其实胜生勇利一开始也是这么以为的……


直到他们双双退役在俄罗斯正式相恋同居的时候,维克托坐在沙发上抱着靠枕一脸无所谓的对勇利说:


“对了勇利,其实我是个omega。”


???
“什么?”


“我说,我是个omega。勇利难道不想标记我吗?我们已经是恋人了吧。”


不我不相信!!
勇利痛苦的抱头蹲在了地上。


维克托怎么可能是omega?!


“勇利不相信吗?”


还没等勇利说话,鼻腔里就已经缭绕上了一丝充满了魅惑感的花香。


这应该就是维克托的信息素了吧……我去我一定是在做梦。


如果维克托是omega……那就一定会有发情期……
自己……是alpha……
那岂不是……一个月就要上一次维克托?!


不不不快停下!
勇利狠狠的拍了一下已经完全混成一团的脑袋。


他可不敢上维克托,只是想象一下就觉得害怕的不行。
维克托怎么能给人上?那可是神明一般的存在!胜生勇利不允许任何一个人玷污神明的尊严,包括他自己也不行。


内心无比动摇的勇利强烈要求要看维克托的性别鉴定证书,在虔诚的接过那张无比沉重的纸之后用最快的速度读完,勇利才放下了内心的顾虑。


因为身体缺陷一栏上写着,维克托后面非常脆弱,几乎是重一点的摩擦就会导致出血,所以根本不能交合。因为不能分泌润滑和神经高度迟钝,就算强行进去也只会给他带来极大的痛苦。生殖腔终生无法打开,信息素的气味也让人根本无法辨别他到底是什么性别。身体素质和普通alpha根本没有区别,发情期也只能通过前面获得快感。


这就说明除了后颈的腺体之外,维克托和普通alpha没有任何区别。发情期也十分的好控制,只要自己弄弄前面就能轻松度过,简直不讲道理。



哦,这样放心了。
勇利把纸放到茶几上,从地上猛的站起来。因为站的太快眼前闪过一瞬的黑暗,勇利也不管这些小事,循这那股信息素不偏不倚的扑到了维克托怀里。


“勇利会害怕我的发情期吗?”


“不会,维克托是不能被任何人支配的。”



视野已经恢复,勇利对上维克托的双眼,请示一般的问道。



“但是我真的可以标记维克托吗?标记一旦形成,就不能后悔了……维克托值得更优秀的人……如果就是被我的话……”


“勇利,认真告诉我,你有把我当作恋人吗?还是一直把我当做天边无法追逐的风?”


原本清淡的信息素瞬间浓郁起来,过于浓郁的香气带出了一丝草木的苦涩,令人产生一种身处远古森林的错觉。


“我当然有,能和维克托成为恋人,我真的非常开心…但是我这样普通的人到底配不配的上维克托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我……我不知道……”


“那勇利有标记过其他的omega吗?”


“啊?我我我没没没没没有过!”


没想到维克托会忽然问这个,正沉浸在奇怪的情绪里无法自拔的勇利差点没反应过来。


“那就标记我吧,勇利难道真的想要别人标记我吗?”
“我可是想独占勇利想的不得了呢。”



勇利愣住了。



自己想要独占维克托吗?
当然想!想的不得了!


那为什么不马上去做?
自己真的配的上维克托吗?



“勇利……还在犹豫什么?”


见勇利迟迟没有动作,维克托也有点虚。
会不会是勇利有别的喜欢的人,所以一一?


“没人能替代勇利,你就是我的爱与生命。”
“如果是作为伴侣的话,没有人能比勇利更好……”


维克托的语气越放越轻,说到后段还故意停了下来。然后满意的看着勇利回神之后一脸的吃惊还带着些许焦急的表情,一字一顿的说道。


“对于维克托 尼基福罗夫来说。”


“维克托!”


勇利发了疯一样的大声喊着,原本靠在维克托的侧脸的嘴唇已经到达了后颈腺体的位置,温暖柔软的唇瓣反复蹭着那块皮肤,但还是没有信心似的,就是不肯痛快的咬下去。


“维克托……我真的要咬了哦……”


“做吧,我想勇利赶快只属于我。”



勇利直到下嘴咬完还在哆嗦个不停。
他并没有太用力,一是怕弄疼维克托,二是怕一用力才发现自己是躺在自家的温泉水里啃水边的石头。


直到鼻端的花香掺入了一丝柑橘系的清新,勇利卸掉全身的气力瘫软在了维克托的肩膀上,巨大的幸福感令他的双腿都在微微的颤抖。


“勇利如果敢背着我标记其他omega的话,我可是会非常非常生气哦,气到对外公布勇利标记了我却始乱终弃什么的。”


“我才不会……”


一上来就被警告不许外遇,勇利有点尴尬,还觉得有点生气。


“我已经有维克托了…再也不需要其他人……”


“维克托,我真的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开玩笑啦♡,我知道勇利一定不会的。”


“维克托你真是的……”



2.如果智商足够就可以使用百分百成功的召唤术哦 ♡



信息素是个神奇的东西。



大家都知道没有alpha能拒绝自己onega的信息素,没有人。


那么问题来了。


有人能拒绝自己omega的信息素吗?
没有。


有人能拒绝维克托的信息素吗?
有。


但是胜生勇利做得到吗?
做不到。



在摸清了这一点之后,只要是两个人都在家,只要勇利不在维克托身边,他就会疯狂的释放信息素,然后伸开双臂咧着笑成心形的嘴等着勇利扑过来。


事实证明成功率为100%。


这简直是召唤术一般的超自然存在啊,只是坐着不动,平时含蓄的恋人就会主动投怀送抱,岂不美滋滋。


于是维克托家总是会上演在beta看来十分诡异的场面:


银色头发的男人坐在沙发/床边/椅子/  马桶【不】 上,忽然一脸灿烂的张开手臂,然后一团黑色的残影火速闪过,最后他们手脚并用抱成一团。


“维克托……为什么一定要这样?你直接叫我我也会过来的……”


扑的时候满心欢喜扑完之后立马开始害羞,勇利想要放开维克托但是却实在没办法抵抗那诱人的信息素,索性自暴自弃的把脑袋埋维克托的怀里吸个爽。


真香,真好闻。
真是爱死他了。


“嘿嘿♡ ,勇利…♡ ”


见勇利还是像往常一样乖乖就范,维克托高兴的又把勇利往怀里按按,低头用嘴唇碰了碰勇利的发顶心。


“我喜欢勇利朝我跑过来的样子。”



当然,这件事的画风也并不是一直都是这样小清新的。


就在一个夏天的晚上,勇利刚刚洗完澡,正忙着用毛巾擦头发的时候,他闻到了维克托明显是在呼唤他的信息素。


“维克托,等一下一一!我还没穿好衣服。”


没有得到任何回答,可是对方信息素的气味却加重了不少,俨然一幅勇利不过来我就继续闹的架势。


“至少等我把身上的水擦一一”


这回没等勇利说完,维克托就放了大招。芬芳的花朵气息混合着橙皮的清甜,这种只存在于天堂中的果园的味道差点就让勇利一屁股坐在浴室里再起不能。


这味道是在标记完成后他们第一次滚床单的时候出现的,闻到之后勇利一个激动就往维克托脸上啃,结果差点把维克托推下床 。


好吧,我出去,等会蹭你一身水也别来跟我装可怜……


勇利随手把毛巾甩在洗手台上,大气凌然的打开了浴室的门,然而等待他的不是平常一样的温暖怀抱,因为他发现维克托正靠在沙发上玩手机。


玩手机?!


勇利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叫我出来结果你居然在玩手机?!
不抱我的吗?!


勇利扭头就想回浴室,可是腿却怎么都抬不起来,最后还是乖乖 【加速】 像平常一样跑到维克托跟前。


维克托背靠这沙发,手里依然不离不弃的拿着手机死盯着屏幕,对勇利一幅熟视无睹的样子。


“维克托?!”


勇利更气了,索性跨坐到维克托腿上试图抢走他的手机。


“你在看什一一”


“嘟”


“WOW!勇利!amazing!”


勇利话还没说完就被维克托揽住了腰,刚才独占了维克托目光的手机已经被丢到了一边,孤零零的躺在沙发的边缘。


“新鲜的勇利!感觉好好吃的样子!”


维克托一颗颗吻去勇利锁骨上的水珠,又抬头含住还泛着粉红的耳垂。


“维克托,等等啦!”


“你刚刚在看什么?”


“啊,是非常棒的东西哦!勇利要看吗?”


棒?


“比我还棒吗?”


“勇利才不是东西呢!”


维克托笑着拿起手机按了几下送到勇利眼前,在看到画面的瞬间,勇利的大脑就彻底的断了片。


他看到了自己。


准确的说,应该是甩着还在滴水的小兄弟飞快逼近的自己。


【“维克托?!你在看什”】


视频停止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勇利终于知道刚才那个差点被他忽略的“嘟”的一声是怎么回事了。
那是结束手机录像时的声音。



“维克托删了删了快删了!”


“不要!”


“啊这……这太羞耻了!”


“不!”


“你不什么都看过了吗!”


“NO!!!”



交涉失败的勇利气急败坏的直接去抢维克托的手机,后者则一手按住勇利的腰一手把手机举高高,不管勇利怎么够就是够不到。


怎么可以利用自己alpha的本能做这种事情呢!


勇利估计指望现在让维克托删视频是没戏了,只能扯维克托的衣服擦身上的水来消气,维克托见状索性把上衣脱下来递过去,然后咧着嘴搂着勇利的腰看他用自己的衣服出气。



等等。


勇利灵机一动。


听说alpha的信息素可以催发自家omega的发情期来的,如果现在让维克托发情出丑,看他怎么得意!


虽然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不过勇利还是这么做了。



事实总是能证明一些问题。


勇利满意的看着维克托渐渐严肃起来的表情,伸手戳了戳他的发旋。


“维克托,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我啊……我在想一些事情。”


维克托的语气听起来好像在隐忍什么。



在感觉到屁股底下有一大团硬邦邦的东西的时候,勇利才意识到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勇利居然比我还要迫不及待啊。”


在被维克托扛起来走向卧室的路上,勇利一脸冷漠。



哦。


他家的维克托不是普通的omega。
不会在发情期出丑。


出丑的只有他。


Tbc( ´▽` )ノ


对lof的手机排版绝望了Orz

评论

热度(274)

  1. 樱飞雪卡特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