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YOI】花吐症与无爱症

引川:

——*练文笔的东西
——*花吐症X无爱症





































“别试了,我求求你了,没有用的。”


“总会有办法的。”勇利咬着牙说,他将床头的花瓣一片一片地捡起,然后扔进墙角的垃圾桶,刻意忽略掉其间的血丝。


“勇利。”维克托尝试着撑起身子坐起来,但是他失败了,吐出来的花几乎吸收掉了他身体里所有的能量。他再一次尝试,被勇利稳稳地扶住并将背靠在柔软的枕头上。


“勇利……咳咳……”洁白的花瓣再一次掺杂着血丝被咳出来,那个人脸色苍白,神色却异常平静。“说真的,你不用这样了……”


“先吃一点东西吧。”对方恍若未闻,从床头端起一个还带着些许热气的碗。“刚刚做的猪排饭,我想这次是我手艺最稳定的一次,先把它吃了,然后我们去……”


“勇利。”对方加重了语气,而他的嗓子由这两个音节换来了又一阵的咳嗽与带血的花瓣。“你有听我说话吗。”


“有的。”勇利舀起一勺带着葱花的米饭送到维克托嘴边,“你先吃,吃完再说。”


“勇利!”勺子被避开,点缀着绿色的米饭携裹着几丝蛋液掉落在床单上。“没有用的!就算吃进去了也是根本没有用的!不要再想着有办法的了!根本不咳咳咳……”


勇利麻木地望着剧烈咳嗽到几乎窒息的银白色身影,机械地伸出手帮他顺气,等到对方的呼吸完全平静了之后拂去颜色越来越深的花瓣撤回手,重新舀起另一勺送到维克托的嘴边。


“总会有用的,至少它能让你活下去,先吃吧,有什么话等会儿再……”


“胜生勇利!你什么时候能不这么自说自话啊!”维克托湖蓝色的眼睛里有什么透明的东西在一点点积蓄,“没有用的,真的没有用的。我马上就要死了,你喂给我再多的猪排饭也是没有用的,我求求你,别再这样了,就让我……”


“你不会死的!你绝对不会死的!”那碗还冒着热气的猪排饭被失手打翻在地上,晶莹的饭粒散落开。刚才还冷静的人一下子像是打开了什么开关,忽然全身颤抖起来。“你不会死的,绝对不会死的……”他喃喃道,颤抖的手死命抠着床单的一角。“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是不会死的……绝对不会死的……”


“勇利?”维克托吃力地抬起手试图抓住对方颤抖的手,但是却扑了个空。


有什么透明温热的东西落在床单上了,比刚才聚集在维克托眼中的更多,来的也更快。


“勇利……”


“别哭了勇利……”


“抬头看着我好吗?”


湖蓝色的眼睛对上红棕色的眼睛,平静的神色对上几近崩溃的目光。


“勇利……”维克托努力抬起手,轻轻擦掉还在不断涌出的、更多的透明的小东西。


“我爱你啊……”


“所以,不要哭了,好吗?”


啊,糟糕。透明的小东西掉落地更厉害了,甚至还有隐隐的要喷涌而出的预兆。


“维克托……你这个笨蛋……”










————


































上帝啊,我恳切地向你祈祷。


用尽我全部的灵魂向你祈祷。


不要让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死去。


我愿为他做任何事,任何事,哪怕是死。


但是偏偏这件事,这件事我绝对做不到。


我无论如何也无法爱上他。













评论

热度(70)

  1. 樱飞雪引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