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网络一线牵,珍惜这段缘(下)

Source鱼安:

☆学院paro
☆双向暗恋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小滑冰


————
醉酒梗真是百玩儿不厌……
(上)篇请戳:“这里!owo”
————


4、


“P159-3-1”——“我准备去试试了!”


圣诞节那天,突然看到这句坚定话语的维克托在电脑前愣了一瞬,然后颇为欣然地回复道:“P88-2-4”——“加油!”


他相信这位猪排饭小姐至少会取得一个不让自己后悔的结果,他为她感到开心。但自己这边……居然至今仍未迈出一步。叹了一口气,他关掉了电脑,又对着镜子理了理自己一丝不苟的外套,这才向自己的生日会现场走去。


期末与学生工作的双重压力下,维克托早就将圣诞节这种在他的家乡并不会庆祝的东西抛到脑后三万里了,所以这天当他看到桌子上出现的那一堆礼物盒子时,他自己也是蛮惊讶的。而当他看到绿叶缀红果的装饰下那几个华丽的“happy birthday!”字样时,他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今夜也是他的生日。


“生日快乐,维克托!”


米拉、克里斯、波波维奇还有尤里……他或熟悉或不熟悉的同学们,还有倾慕他他却不尽认识的粉丝们特地为他办了一个堪比校庆的生日会。米拉举杯为他的发际线送出了祝福,尤里哼了一声表示对他的不屑,不过维克托最后还是听见他用极小的声音说了一句“生日快乐”,粉丝们送他的鲜花和巧克力塞满了十个大纸箱。


他走向大厅前的演讲台,一路上对向他招手的粉丝送出了无数个魅力满分的Wink,然后他走上台去捉住了话筒,用华丽低沉的声线笑着道:“谢谢大家为我筹办的生日会,我很感动。希望大家今晚能够玩得开心,最后让我由衷地说一句——圣诞快乐!”


震耳欲聋的欢呼。


他走下讲台,边捻去了肩上粘上的拉花碎屑。这时克里斯朝他走了过来,敬了他一杯酒后神秘地对他眨了眨眼:“猜猜我给你带了些什么东西?”


“什么?”维克托了解克里斯的性格,于是挑了眉故意调笑道:“别是什么有伤风化的东西就好了。”


克里斯嘁了一声,捶了一下他的肩膀。维克托一边哈哈大笑,一边顺着克里斯指向的方向望去——然后他卡在了一个转头的动作上,整个人一瞬间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克里斯意味深长地看着挚友表情的变化,然后轻笑一声,拍了拍他的肩膀走了。


让维克托屏住了呼吸的那个人此时对维克托的视线浑然不觉,只是一边猛灌着香槟,一边将系得太紧的领带扯得开了些。这个胜生勇利此时看起来很紧张,也不知道他是在紧张些什么。看着胜生勇利又三杯香槟下肚后,维克托这才终于恢复了些常态,他也拿了一杯酒,一边躲避着来道祝福的人群,一边装作不经意地瞥着那个脸因为酒精作用变得越来越红的纪检部部长。


克里斯果然看出来了……维克托在心里叹息。这时有一个大胆的女孩主动向勇利凑了过去,勇利一双眼睛被酒精给弄得湿润晶亮,到是比平时看上去更加柔和,也更加易于接近了……女孩对勇利说了两句话,却意料之外地看到勇利忽然笑了起来。对于这个纪检部部长而言,这样不设防备的笑容,基本上就是等同于接受了。女孩喜出望外,刚想伸手揽住勇利的肩膀,却在下一瞬间被一个人给扯住手臂拉了开去。


女孩吃痛,刚想转头质问拉扯自己的人,却撞进了维克托那双笑得眯起却暗含阴霾的蓝眼睛。


“我来就好。”维克托轻柔地说,但一字一词甚至一笔一划一个标点符号都是另外一个读音。


——滚。


说完这句话之后维克托再不想管那个女孩的反应,他也没其他多余的精力去管了……因为此时勇利闻声抬头,然后与他对上了目光。酒精造成的水雾似乎磨灭了一些空有其表的距离感,让维克托的心砰砰直跳。那双带着雾气的晶亮双眼直勾勾地望着他的脸,勇利醉了,他一步三晃,皱起眉凑近了看着维克托,然后皱了皱鼻子疑惑道:“维克……托?”


胜生勇利被自己的鞋子给绊了一下,维克托眼疾手快地将他捞进了自己的怀里。他一边命令自己噗通跳动的心脏赶快回归正常,一边将醉如烂泥的胜生勇利扶起来站好,然后轻声道:“对,对,我是维克托。”


在听到维克托声音的那一瞬勇利似乎便信服了,他扯住维克托的衣袖站稳了身体,然后开心地道:“果然是你,维克托。我就说,这么帅的一个人啊……怎么可能不是你呢……嗝儿。呐,听我说啊……”


他将扭头过去招呼克里斯拿醒酒茶的维克托的脸给扭了过来,然后皱着眉不满道:“我在这里呢……看着我,听我说……嗝儿……维克托,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维——克托!”


越说到后面他的声音就越大,最后他几乎是抱着维克托的腰在大喊“生日快乐”了。大概有几十个人都注意到了这边,窃窃私语着集中了过来,然后举起了自己的手机。维克托好像在这群人里看到了坏笑着的克里斯还有一脸惊恐的尤里以及看热闹的萨拉……


不过他现在顾不了这么多了,他的脑袋里现在有一个正在燃放全世界烟花爆竹的王国。


过了一会儿,这个醉人儿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边在自己身上翻找,一边小声嘟囔道:“嗯,我准备的生日礼物呢……我记得好像是放在这里的……我找找——找到了!拿着它,维克托……”他将一个白色的小纸包塞进了维克托的手中,然后抬起眼认真地对维克托说:“这是我为你准备的……嗝儿,生日礼物……也是,也是那天的道歉礼物……希望,嗝儿,希望你能喜欢……”


维克托捏了捏那个纸包,他好像又闻到了一点甜点香甜的味道了。他听见自己颤声道:“我很喜欢……”


“是吗?”勇利簌地抬起了头,丝毫不掩饰喜悦之情地摇晃着他怀里的维克托的腰:“喜欢?你真的喜欢吗维克托?那太好了……嗝儿。对了,我,我还有一句很重要的话要给你说。”


他扯着维克托的领带,一边打着酒嗝,一边将脸涨出了堪比番茄的颜色。


胜生勇利将维克托推开了一些,以更好地看见他的整个表情。不过啊纵使有酒壮了胆,这位番茄般的男人也还是只能结结巴巴地道:“我,我……我喜……”


“呕。”


他吐了,吐在了维克托的西装上。围观群众发出了一阵低呼。维克托素来有一些轻微洁癖的,但此时他一点都不想去管那件粘上了污物的外套,只是略显焦急地摇住了勇利的肩膀,紧张地问道:“勇利,你没事吧?你刚刚……想说什么?”


却不想此时的胜生勇利捂着自己的嘴,眼睛褪去了七分水雾,留下了三分清亮,四分惊恐。看来他酒醒了不少。胜生勇利看了看自己的周围,又看了看维克托抱着自己的姿势以及维克托外套上那怎么看都是自己干的好事的污物……他的脑袋里轰地一声炸开了花。


“对,对不起!”他慌乱地说,拍开维克托的手与向后连跳三步的动作一气呵成,然后后知后觉地开始发抖。


维克托忙安慰道:“没关系的,勇利,我……”


“怎么会没关系?”勇利低下头低吼道:“好好的生日晚会,却因为我这种人扫了兴致……这怎么会没关系?”说到后面,这个人甚至带上了点哭腔。


维克托完全不知道他难过的点在哪里,不过这大概与酒精还是有一定关系……他上前两步想要安慰这个刚吐了自己一身的男人。他拍着勇利的肩膀说:“真的没关系……你看,我把它送去洗了就可以了……”


勇利忽然冷静了下来,然后恍然大悟:“对啊,还可以洗……那,那我来帮你洗吧……嗝儿。”


他扯住了维克托的前襟,还没等维克托反应过来,名为胜生勇利的纪检部部长便当众扒下了今日寿星的外套,然后随着一声“我洗好了再还给你”的大喊,人们只能面面相觑地盯着这个人跑远的背影。


维克托在原地呆若木鸡。


这时一旁一直举着手机摄像的克里斯终于憋不住了,开始哈哈大笑。他走上前去捣了一拳维克托只穿了衬衣的肩膀,然后开心地道:“好久都没看到这么好玩的场面了……维克托你真厉害,你是怎么发现这个无趣的纪检部部长这么有趣的一面的?”


“我不知道啊……但现在知道了。”


的确有趣,比他所有想象的总和……还要有趣十倍以上。


维克托打开了那个勇利塞给他的纸包,发现了里面是一包烤得刚好的蔓越莓手工饼干。这是……勇利自己做的?他想着那个雪夜的相遇,一边往嘴里塞了一块饼干,香浓馥郁的奶香与清新微酸的果味顿时激活了他的味蕾。


好吃!


维克托第一次发现,原来在自己的礼物单里泛滥成灾的手工甜品……味道居然这么好。


5、


“P191-5-2”——“你那边怎么样?”


披集还在笑,胜生勇利决定不理他。他扶了扶额头上的冰袋,然后继续满面愁容地盯着校园论坛上那栋砌得高高的大楼。


标题十分抢眼:胜生勇利在维克托.尼基弗洛夫的生日会上扒衣告白!


后面附上了从各个角度抓拍的自己抱住维克托的腰的照片,无数人跟帖阐述了那天自己看到的场景,有人甚至还放出了视频……他当众扒下维克托衣服的样子也被全然记录。


自己那丢脸的样子勇利真是一秒都看不下去,他将脸狠狠地埋进了枕头里,无视了掉在地上的冰袋。披集很遗憾他那天没有和勇利一起去,勇利自己倒是很庆幸……不然要是被自己这挚友抓拍到照片了,估计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他胜生勇利的这件丑事了。


在枕头里闷了好久,勇利才终于拖过电脑来回复了那个与自己交谈数月的陌生人。


“P129-2-4”——“一切都糟透了……”


经过这件事,勇利觉得维克托那边对自己的印象一定跌到了谷底。他几乎一蹶不振,不过最后还是觉得……至少得把别人的衣服洗干净了还回去才是。


6、


维克托.尼基弗洛夫最近心情特别的好。按照尤里的说法,他最近总是不自觉地在笑,而且笑得特别恶心。


原因只有他自己知道。这几天,他不仅收到了胜生勇利的礼物(他决定不去想这是不是勇利给女朋友做的饼干的边角料),还得到了胜生勇利的联系方式……是勇利主动联系他的,说是今天会来归还那天被他弄脏的衣服。


维克托的嘴都快要咧成一个巨大的心形了,但他在聊天界面里还是只是冷静地回复了两个字:“好的。”并且告诉了胜生勇利自己的宿舍楼与房间号。


然后便是焦急的等待,素来喜爱干净的维克托此时觉得整齐的寝室简直脏乱差到了极点,于是手忙脚乱地再次收拾了一番,就差给木地板重新打一层蜡了。


终于,连白瓷砖上的最后一丝银色发丝都被他捻掉之后,门响了。


将清洁工具丢了回去,维克托对着镜子抹了一把自己的额发,这才终于去开了门……可能是他让客人等了太久的原因,门后胜生勇利的表情将他吓了一跳。


“勇利?”维克托试着唤了一声那几乎石化在门口的亚洲男孩儿,对方猛地一颤,抬起了头。


胜生勇利不自然地捂住了自己的手机屏幕,别开了视线将手中的纸袋递给了维克托。


“这是……洗好的衣服。那天……那天真是抱歉了,我太失态了。”


“谢谢……”维克托接过纸袋,闻到了自己那件西装外套上传出的陌生的洗衣粉的味道,心情不禁有些雀跃。他看着勇利半垂着的颤动眉眼,想了一下那栋校园论坛里的高楼,又想了一下那标题上让自己拍手叫好的“告白”二字,决定现在暂时不提这件事。于是维克托只是发自内心地道:“其实那天晚上我是很开心的,因为勇利能来。”


“是吗……”


两人相对无言,气氛有些尴尬,他们似乎都不甘于就这样结束这一场对话,但又因为一些其他的原因……本来能说会道的两人此刻只是口挫舌笨。


终于,维克托听到胜生勇利小声地说了一句:“你们寝室的无线网络……名字真特别啊。”


维克托能看见被攒在勇利手里的智能机上显示信号满格的那个无线网名,是“P191-5-2”,维克托上一次给猪排饭小姐发去的暗语。说起来,他已经很久没和那个陌生人交谈过了,猪排饭小姐这两天可能恋情失意,不再想和维克托交谈下去了。


维克托稍稍有点失落,但他会尊重对方的选择。


不知道勇利为什么会突然提起这个,但维克托还是回答道:“啊,嗯……不过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就是了。”他有点心虚,一瞬间他似乎有了一种胜生勇利是知道他这暗语含义的错觉。


“这样啊……”胜生勇利沉默两秒后对维克托鞠了一躬,告辞道:“没什么事了……就不打扰学长你了。”


维克托踏出一步挽留道:“不来喝一杯咖啡吗?”


“不了,谢谢学长。”


“那我送你下去吧。”


“不用……”


“我很坚持。”


“……好吧。”


其实从维克托这里走到对面的那栋寝室楼只要不到十分钟,但维克托还是坚持这么做了。他端上了自己的咖啡杯,一路上以“要不要尝一口我的咖啡”为借口偷偷看了勇利好几次。那双埋着星子的双眼微垂着,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维克托不禁有些入神。


“对了勇利。”维克托听见自己问道:“圣诞节那天晚上你说有一句很重要的话要对我说,但还没来得及说你就……咳,我没有要取笑你的意思,我只是想知道……你当时想说些什么呢?”


他们并肩穿过了盛着一层白雪的花坛,心照不宣地各看一处,一人盯着房檐上的冰凌,一人望着寝室楼中间背靠背的木椅。两人一直走到了对面的宿舍楼下,维克托都还没得到回答。后来的他甚至开始胡思乱想了,觉得勇利是不是感受到了自己对他的感情,而又怕伤他的面子……于是装作没听见而不予回答?


全校最受欢迎的男人面对这种崭新的感情,生平第一次没自信得想要啃指甲。


胜生勇利低着头在宿舍楼下停住了,轻声说了一句什么……那声音实在是太轻了,维克托还没来得及抓住它的尾巴,它就在冬夜的寒风中被吹散了。于是维克托忙追问了一句:什么?


胜生勇利深吸了一口气,但还是没能将那句话说出第二次来。于是他继续向前,抬起手来在宿舍大门那结霜的门玻璃上写下了几个湿漉漉的文字。


“P298-7-3”


第一个字母p尾部聚起的水滴还没滑落,胜生勇利便头也不回地大步跨入了门内,只留维克托一人在雪地里,看着他写下的这行字,眼睛睁得越来越大。


为了交谈,一本小小的恋爱小说几乎已经被他翻得快烂掉了。对于一些有代表性的话语,维克托早就不用翻书也烂熟于心……


——“这个事,其实没必要说第二次了。”


摘自《恋爱日记》中,男女主角吵架后的一句叹息。


胜生勇利怎么会用这个暗号?等一下……难道说,一直以来与自己交谈的那个“猪排饭小姐”……事实上是货真价实的猪排饭先生?不,不……稍等片刻,也就是说,其实胜生勇利一直有喜欢的人,而他维克托.尼基弗洛夫……一直在为那个情敌出谋划策?


“她是谁?或者说……他是谁?”


维克托只觉得自己的脑袋里在放烟花,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冲进了胜生勇利居住的那栋属于大二的寝室楼,然后抓住了对方的手臂。他没想到自己的声音会危险成这样,他也从未想过自己会如此生气。


“那个人是谁?”维克托狠狠捏着空掉的咖啡杯,问道。


胜生勇利挣开了他的手指,向后退开两步,如同被激怒了的小兽般道:“我的一点私事就不劳学长你费心了。比起这个,学长不如去关心一下你在意的那位。没搞错的话,你们现在应该已经在一起了吧?说起来,我实在是很好奇能让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动心的人是谁呢……”


一向平和的胜生勇利此时此刻语气里却莫名带上了些火气,维克托也不明白他在气些什么,他觉得此刻生气的人是自己才对……最受欢迎的男人失恋,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加悲惨的事情吗?


路人看见他们俩之间这危险的气氛,都不自觉地绕道而行,他俩大眼对大眼的游戏过了好久才被维克托打破。


那双宝石般的蓝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他说:“我的wifi密码就是那个人的名字,想知道的话就自己去试哦?”


“好巧。”胜生勇利胸口的一股怒气让他挺起了胸膛,他几乎是脱口而出:“我的密码也是对方的名字,大写全拼没有标点。”


这场莫名其妙的对话在不妙的气氛中终止,两个默认自己已经失恋的人转身回到了各自的寝室。


纠结了半天后,维克托给自己泡了一杯他以前最不喜欢的速溶咖啡,调出了整个大三年级的名单,将里面的人名一个一个地输入猪排饭先生那个不时闪现的密码界面里。


“密码错误”


“密码错误”


“密码错误”


……


胜生勇利在挚友披集.朱拉暖震惊的目光之中气势汹汹地冲进了寝室。披集将最后一粒瓜子塞给了自己的仓鼠,刚关切地询问了一声勇利怎么了,便被那个纪检部部长死死盯着屏幕的眼神给吓了一跳。


他看见自己的挚友翻开了一本厚厚的花名册,然后开始无休止地敲打起了键盘。屏幕上不停闪烁着一个带着红叹号的小窗口,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做些什么……


冬日的白昼总是特别短暂,自楼道分别的三个小时后,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天色黑压压的,似乎蓄了满天不肯掉落的霜雪,因为寒冷的天气,同学们也不再留恋自由的空气,早早地缩回寝室享受空调的温暖了。


维克托电脑里的表格已经划到了最后,勇利的花名册也翻到了末页。但他们至今没有连上对方的无线网。那些名单里的所有人几乎都被他们用来询问过那个小小的密码框,但无一例外地失败了……现在,他们都只差最后一个人了。


只差那个……不知什么原因,被他们刻意跳过的人。


维克托抽出一张纸巾,擦去了掌心那细密的汗珠……勇利深吸一口气,死马当活马医地最后一次点开了WLAN里的密码界面。他们颤抖着手指输入了最后一个人的名字。


“VICTORNIKIFOROV”


“KatsukiYuri”


“连接成功。”


“连接成功。”


“……”


“……”


7、


他们两个,是笨蛋吗??


8、


当维克托冲下楼时,他看见胜生勇利已经到楼下了。他背对着维克托,坐在两栋寝室楼中间那张面向大二宿舍的长椅上。从这个角度,维克托只能看见他红得透亮的耳尖。


维克托哈出了一口白气,踏着一地的新雪走了过去。他推掉了长椅上的一层雪绒,轻轻地与胜生勇利背对背地坐了下去。然后他又往旁边挪了一点,用眼角的余光偷偷地瞧着胜生勇利被围巾挡了一半的侧脸。


他抬起头望着冬天的夜空里突然开始飘落的雪花,不知是想到了些什么,维克托突然笑了。


“纪检部部长大人,不打算说一些什么吗?比如……那天醉酒后你本来想说的话什么的。”


维克托向后仰了仰头,像表达友好的大型犬一般用自己的后脑勺去碰了碰身后之人那毛茸茸的脑袋。


几分钟后,正当维克托觉得这位腼腆的部长又被那句话梗住,准备自己先开口坦白的时候,他的手机却突然传来了一声消息提示音。


掏出手机一看,是来自于身后这位胜生勇利的新信息。


胜生勇利(20xx年x月x日19:22:56):P300-5-1


维克托哈哈一笑,一边摁熄了手机,一边侧过身去,在大雪纷飞的冬夜里,越过长椅冰凉的椅背,吻上了那双自己恋慕已久的唇。


“我也喜欢你,宝贝。”


——FIN——


这个奇怪的故事终于写完啦!!
放飞自我,良心不痛并且并觉得美滋滋👋
总之就算是ooc……也还是想说你们这两个笨蛋情侣赶快去结婚啦……

评论

热度(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