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maois

洛🐷啊:

恭喜🐷维勇新文“我们的胜生勇利先生有话说”发布了一个小小的楔子,放心,保证甜,但是🐷最喜欢甜的时候冷不防给一点惊喜,嘿嘿嘿。


——————————————


“维……维克托……”勇利轻轻地拽着维克托的衣角。


“勇利……”维克托只是将勇利纳入怀中,用手捂住他的眼睛,柔声细语着,“没事的,不要想了,不用想了……”


胜生勇利,精神病患者,心智十分的不稳定,好几次想要自杀,却胆小到连自残也做不到,常常因自己的无能哭的不能自已。


“我有点冷……”勇利轻轻地说着,却狠狠地吸了吸鼻子,收紧了抱着维克托的手,把脸埋在俄罗斯青年颈窝。


“嗯,很快就不冷了。”维克托打横抱起勇利,走到床边,把人儿轻轻安置在床上,就像对待玻璃制易碎物品一般地,轻轻盖好被子,把人搂在怀里,温暖的大章捂住他的眼睛,柔声安抚着。


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实力心理专家,勇利的主治医生兼恋人。


“维克托……我……我又看见小维了……啊还有马卡钦……”勇利的确是精神病患者,却还患有抑郁症。


上帝真是不垂怜着可怜的小东西。


维克托从抽屉里拿出maois(抵御抑郁症焦灼状态的一线药物),拿起一旁早已冷却成温水的杯子,哄着勇利吃药。


“维克托……我……小维在对我笑……不……它要杀了我!”勇利惊恐地抱紧了维克托,他已经开始出现了幻觉。


“不会的勇利,不会的。”维克托只好先放下药,柔声安慰,“小维性格那么温顺,它不会杀你的。”


过不久就听见了勇利的抽泣声,维克托的心抽搐般的疼痛,眼眶干涩的要死,却只能默默安慰着勇利。


维克托发誓,除了勇利,从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让自己这样着急心疼。


后来勇利吃了药就睡着了,维克托看着他发肿的眼眶,煮了鸡蛋给他慢敷了一会,这时他发现maois快没有了,基于勇利还在沉睡,便默默地前往总部打算拿些药。


回来的时候下了雨,维克托突然像是意识到什么,发疯一般地急速跑向家里,慌慌张张地用钥匙开门却因着急那钥匙总是插不进锁孔,好不容易打开了门,维克托一下子冲了进去。


手中的药掉下了。


勇利坐在地上,看向维克托,此刻他在发抖,神情却十分自若,手中的水果刀和正在流血的手腕刺痛了他的心。


“勇利,你在做什么?”维克托明知故问着,声音却颤抖沙哑的可怕。


“维克托……你看……我……我终于有胆量让自己流血了……”勇利柔和的笑着,泪水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止不住地下落。


“啊是嘛,勇利胆子变大了。”维克托慢慢走近勇利,笑着调侃,在勇利面前蹲下来,眯起眼睛笑着,


“那勇利还会有幻觉吗?”


“有啊,我看见了,维克托离开我了。”勇利同样回以微笑。


两种微笑,不同的意义,相同的目的。


“真的吗?”维克托故作轻快地反问,从一旁抓起一把剪刀,寒光倒映在眼中,勇利看见,那双冰蓝色的眼睛溢满了悲伤。


随后,勇利就愣了。


维克托抓着剪刀在自己手腕上狠狠的割下去,鲜红的血液立刻涌了出来,勇利愣愣地看着维克托的伤口,猛然一滴晶莹的水珠打在伤口上,融入了血中。


“勇利……伤口好痛对吧。”维克托呼唤他的名字时勇利听出了哭腔。


男人握起勇利另一只握着刀的手,滴在胸膛上。


“可是我这里更疼,勇利还不如直接捅进去,让我倒在你怀里也是一种解脱,”维克托开始滔滔不绝地述说,


“每次看勇利那样我就难过的要死,更何况到底是什么时候,勇利不再笑了,或者说,勇利的笑容中的什么东西变质了,勇利开始产生负面情绪的时候说实话我真的很慌,我好几次快要撑不下去,但是当我想起第一次见面时勇利那可爱害羞的样子就无比喜欢,想要把你变回原样和自尊心作祟一定要把你治好的过程中,我爱上了你,不可救药地爱上了你,但是不管怎样,名义上你接受了我,名义上你说爱我,名义上你对我敞开心扉,但是你却一样都没有做到,都是我在付出,勇利从没有为我好起来过,勇利是不是根本不喜欢我?嗯?”


维克托并没有语无伦次,他此刻虽然在哽咽但是声音听上去很平静,他一直笑着,这笑容苦涩的紧,刺痛了勇利的心。


“绝对没有……”勇利的声线也颤抖了,手一松,刀落了下来,


“我绝对是爱维克托的,但是我害怕……害怕维克托离开我,一旦这么想许许多多的幻觉就会出现在眼前,负面情绪左右我的大脑,维克托是我的全部,是我的温暖港湾,只有在你怀里我才能安睡,什么maois,什么镇定剂,你才是我的药啊……”讲到这里勇利已经泣不成声了。


维克托一把搂住勇利,两只受伤的手十指相扣,血液融在了一起,如同两颗心紧紧粘在一起。


嗯?什么?你问我然后?


然后啊……


三年后。


“维克托医生?”披集敲了敲门。


“啊,是披集啊。”维克托一如既往地微笑着回应并且邀请他进来坐。


“那个……勇利他……”披集担忧地问。


“啊你说勇利啊,很好哦,在家里睡觉呢。”维克托笑着,一直笑着。


“睡觉……吗……这样啊,那就好。”披集放下心。


下班后,维克托的脸上还是一如既往地挂着那笑容回了家。


房间内,床上,花瓣中央,沉睡的人儿扎了绷带,安然的睡着。


“勇利~我回来了~”维克托笑着招呼了一声。


房内没有声音回应他。


“啊对了,该吃药了,怎么就又出现幻觉了呢?”维克托从包里拿出maois,取出两颗喝着冷水咽了下去。


———————end——————


来吧🐷躺好了,刀片随便来。

评论

热度(29)

  1. 樱飞雪baby pig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