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许是落花有意(长段子)

沐曦秋枫:

@暖冬酱酱酱酱 这是你要求的花纹症,请接收~
这么久没写维勇,手生的很……ooc见谅……
本段子纯维勇,私设双向暗恋,Yuri的程度更深一点。
以上√
————————————————————————
1.
胜生勇利喜欢维克托很久了,久到连自己得了花纹症也不自知。
维克托也喜欢胜生勇利,但是他却并没发现胜生勇利有了异样。
“嗯?这是……花纹?”终于有一次胜生勇利洗澡的时候发现了自己身上长有花纹,花纹还很难看出是什么花,但是胜生勇利却觉得不对劲。他在洗完澡后立刻在手机上查了一下,原来自己得了一种叫花纹症的病,解药是自己喜欢的人“如果我吻了这里,你还会疼吗?”
……完了,自己该不会到最后变成花朵即开即逝吧?胜生勇利担忧地想,毕竟还不知道维克托喜不喜欢自己……


2.
维克托觉得胜生勇利可能不喜欢自己,不然怎么会叫他出来玩也不答应?于是决定在不让胜生勇利知道的情况下突然来访。
“哎?!Victor?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这话胜生勇利没敢说出来,毕竟最近是自己总把维克托拒之门外,怎么好意思问?
“(有点难过的意味)Yuri这是不欢迎我来吗?那我走了……”维克托暗自偷笑,他相信胜生勇利不会让他离开的。
“哎——别,别走,我,我不是不欢迎你来……”果然胜生勇利低着头道,心里觉得还是先别告诉维克托自己得了花纹症的事。


3.
“Yuri,我想吃炸猪排盖饭~(☆_☆)”维克托微微一笑,暧昧地朝胜生勇利的耳边道。
“啊啊,好……”果不其然胜生勇利耳尖泛红,连带着脸也红起来,在维克托眼中甚是可爱。
等胜生勇利把炸猪排盖饭端给维克托时,维克托眼睛一亮,狼吞虎咽地像一阵龙卷风把炸猪排盖饭吃进肚子里,然后幸福地眯起了双眸摸摸差点吃撑的肚皮:“啊~yummy♡”附赠一个可爱的爱心嘴。


4.
还好还没被发现……胜生勇利暗自摸了摸像植物一般生长着的花纹,轻叹了口气。其实他在厨房的时候偷偷看了眼自己的后背,发现花纹是勿忘我,想着这不是维克托最喜欢的花吗?难道说……花纹症,是真的?
“呃!嘶——”突然胜生勇利倒吸一口气,双眸写满了惊恐,但是很快就强忍着疼痛挤出一个微笑看着惊讶的维克托道:“我没事,别担心。”
糟糕,怎么那么快就到花期了……
然而花纹像疯了一样快速生长,竟是要长到了肩膀上。
眼看着花纹越长越快,胜生勇利再怎么遮掩也来不及了,只好破罐子破碎了。


5.
“Yuri……你脖子上的是,花纹吗?”其实维克托对花纹症有了解过,但是看胜生勇利的样子却又不确定了,遂问道。
“……嗯。”胜生勇利可疑的迟钝让维克托确定是花纹没错(?),于是有点窘迫道:“那能让我看一下是什么花纹吗?”
“那,那去我房间吧,在这里不太好……”胜生勇利瞄了眼周围,觉得在这里不太合适。
“好,Yuri,你……是不是得了花纹症?”两人来到胜生勇利的房间坐下,维克托明知故问,显然还是不太确定。
“你怎么知道?!也对,我脖子上都有花纹了……”胜生勇利强忍着强烈的灼痛感,勉强笑了笑,却不知自己现在的笑容就像要哭了一样难看。


6.
维克托轻轻脱去胜生勇利的上衣,发现花纹竟是从尾骨蔓延到了脖子上。
“这花纹是勿忘我……Yuri,你喜欢我吗?”维克托盯着脖子上的花纹,喃喃自语。
“哎?嗯,Victor,我,我喜欢你。”胜生勇利听见了维克托的呢喃,霎时羞红了脸。
“那么如果我吻了这里,你还会疼吗?”维克托不等胜生勇利的回答,便从脖子开始吻了起来。
见此,胜生勇利只好乖乖被维克托吻。神奇的是被维克托吻过的地方竟然不疼了,而且花纹也消失了。


7.
当维克托轻柔的吻缓缓来到尾骨时,胜生勇利的身体已经酥得发麻,伴随着轻(jiao)哼(chuan)。
胜生勇利的花纹症因此痊愈,不料维克托给了胜生勇利一个更大的惊喜:“Yuri,其实我也喜欢你。你前几天不理我,我还以为你不喜欢我呢。”
“没有,我只是怕Victor你担心……”胜生勇利的声音越来越小,维克托则勾起唇角:“那Yuri,我们要不要‘开车’?”
“开……开车?!”胜生勇利才反应过来不是平时说的“开车”,但是已经晚了。


8.
然后他们干了个爽。XD(bu ni)
————————————————————————
欢迎捉虫、指正bug以及提出建议!
其实,我并不会写段子……QAQ

评论

热度(15)

  1. 樱飞雪沐曦秋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