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要来一株仙人球吗?

量忘:

※仙人球精勇


维克托买了一株仙人球,他是对仙人球没兴趣的,但是路过一家绿植馆的时候,就觉得这盆仙人球特别可爱,非常可爱,无比可爱,越看越可爱,于是,维克托把它买了下来。
回家推门就看到马卡钦正坐在门口,揉了揉马卡钦毛绒绒的脑袋,把仙人球放到桌子上,就去给马卡钦准备吃的了。
维克托刚刚拿下狗粮的袋子时,客厅传来了马卡钦的叫声和“咚”的一声响,维克托急忙过去,就看到马卡钦委屈巴巴的舔着自己的肉垫。而马卡钦旁边,是掉在地上的仙人球,花盆已经摔出了明显的裂纹,所幸没彻底碎掉。
揉了揉马卡钦的爪子,把仙人球放回原位,想着给马卡钦喂完吃的就出去再买一个花盆。
结果这边维克托刚把食盆倒满,那边就传来了一抽一抽的哽咽声。
维克托吓了一跳,起身却看到原本应该是仙人球在的地方却变成了一个不到手掌大的小人,坐在桌子上哭,一边哭一边用手擦眼泪。
维克托来不及反应这是怎么回事,赶紧抽了纸巾给这小人擦眼泪,接着又把他放到了自己手上。
“你是那株仙人球吗?刚才摔疼了?”维克托用一根手指轻抚他的后背,“不哭了,不哭了。”
“我…叫胜生勇利,不…许叫我仙人球!”勇利哭的说话都直哽咽,明明是想凶的,语气却一点也凶不起来。
维克托又哄了一会,勇利止住了哭声,眼睛已经通红,又打了好一会的哭嗝才彻底平复下来。
“你不怕我吗?”勇利小心翼翼的开口,“我是妖精耶!”
“这么可爱的妖精喜欢都来不及,还会怕?”
“那……那你不会杀了我吧。”
“当然不会。”
勇利看了维克托一眼,转身去掰维克托的拇指,维克托见他这样就直接把拇指立了起来,然后勇利就小心翼翼的亲了一口。
维克托眼里冒着星星,用拇指去蹭勇利。
“你变不出衣服吗?”维克托看勇利还是裸着。
“我的妖力很弱,变不出来的。”
维克托托着勇利进了卧室,拿了条手帕给勇利裹上。
“勇利打算以后都是人形吗?”
勇利点了点头。
维克托想着这样的话,就要给勇利准备衣服了。
“勇利乖乖在这等我哦。”维克托把勇利放回桌子上。
“马卡钦不可以碰勇利哦,要乖乖看家。”维克托蹲下身子非常认真的说。
维克托去了附近的裁缝店,好在店里没什么生意,维克托要的又是特别小的衣服,店主立刻就给他做了。
一个小时后,维克托拎着衣服回了家,天已经黑了,到家却发现勇利已经睡着了。
给他套好衣服,在自己枕头旁垫了好几张手帕,把勇利放上去,又把一张手帕叠了盖在勇利身上。自己也躺下睡了。
第二天天刚朦朦亮,维克托就醒了,翻身就看到一旁熟睡的勇利,给勇利当被子的手帕被揣到了一边,维克托忍不住戳了戳勇利的肚子,接着便见勇利伸腿胡乱蹬着,像是要把维克托的手指踢走。
维克托也不再打扰勇利睡觉,起身去洗漱外加准备早餐,早餐非常简单,牛奶,面包和鸡蛋。
做好自己那份又拿了个小碟子,把面包和鸡蛋切了些小块放到碟子里。
再回房间勇利已经醒了,茫茫然的坐着,揉着眼睛。
维克托把勇利抱起来,去卫生间把勇利放在洗手池沿上,给勇利洗了脸,用棉签沾牙膏给勇利简单的刷了牙,用矿泉水瓶的盖子盛水让勇利漱口。
勇利倒是没反抗,迷迷糊糊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维克托手拿着勇利进了厨房,把勇利放到了碟子边上。
“勇利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呢。”维克托看着勇利装委屈,“我叫维克托哦~”
勇利站起来像刚学会走路的婴孩一样晃晃悠悠支着小手走到维克托手边,低头亲了维克托手指一下,又蹭了蹭,咯咯的笑了起来,“维克托…维克托最好了!”
维克托捂着心口,这可爱的太犯规了。
没一会儿勇利就起来走回了碟子边,坐在桌子上,拿了一块维克托弄好的小块面包,两只手一起拿着,放到嘴边吃,不出意外的沾到了嘴边,几口吃完之后勇利刚想拿下一块就被维克托拎了起来。
维克托把勇利放到自己面前,擦掉勇利嘴角的面包渣,把碟子拿过来,拿着面包一块一块的喂勇利。
勇利倚在维克托胳膊上,两只小脚丫胡乱的晃着。
维克托把最后一块给勇利喂完,刚要抽回手就被勇利抓了去,接着便看到勇利在舔他手指上的面包渣,小小的粉嫩的舌头,维克托赶紧別开视线。
维克托不想承认自己被勇利撩起了欲望,但事实并不如他愿。
“勇利能长大吗?”
“不知道诶。”
维克托真是欲哭无泪。


维克托对勇利百般宠着,哄勇利睡觉,喂勇利吃饭,每天给勇利洗漱,给勇利洗澡还专门给勇利买了一个小黄鸭。
唯独有两点便是维克托总要洗冷水澡,马卡钦觉得自己失宠了。

评论

热度(84)

  1. 樱飞雪量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