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 [勇維/花吐症] 上

繁花: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 [勇維/花吐症]


閱讀提醒


§CP:YOI [勇維]
§花吐症設定
§第一次寫設定+連載,很多東西寫不好(ry
§原作劇情
§「預計」一週一更,一次更4章,12章(含序章+插曲)完結
§OOC屬於我,愛屬於他們


00


  葉片


  在戀愛的時候


  變成花瓣


  花朵


  在禮拜的時候


  變成鮮果


                                                                                        ─泰戈爾漂鳥集


 


01


  第一次知道勝生勇利,是在去年的大獎賽上,那個毫不起眼、失誤連連的日本青年。


  第一次接觸勝生勇利,是在那場賽後宴會上,他以瘋狂、熱情的舞蹈迷住了所有人。


  但,第一次認識勝生勇利,是看了尤里傳來的影片後。


  一個步法到一次跳躍,處處蘊含了滿溢而出的情感─儘管不完美,卻毫無保留地傾訴著對思慕之人的青澀愛意。


  EdoardoGerlini.


  不要離開伴我身邊。


  看到模仿自己節目的表演,俄羅斯的冰上皇帝─維克多‧尼基福羅夫沒有一絲不快,反倒饒富興味地重播了幾遍,直到他因喉間突如其來的一陣搔癢而捂嘴輕咳。


  一朵白花悄然落於掌心。


 


02


  花兒小小的,比雪還白淨,完美的弧度讓它像一顆鈴鐺。維克多摩娑著花,薄如紗的鈴鐺經不住這樣的蹂躪,沒幾下就碎成小瓣。


  「花吐症」,不同感冒尋常,亦不算什麼有複雜學名的罕見疾病。


  不過可以說是不治之症,如果你愛上了不該也不能愛的人。


  維克多有些困惑,他從未想過自己會得花吐症,畢竟他也二十有八了,談過的戀愛次數不勝枚舉,大概等於他的得獎經歷─或大或小;或平淡如水;或轟烈似火;單方的愛慕或兩情相悅─不論男女,他從來沒有吐過一片花,亦不曾見過有人因他吐出一抹紅。


  所以,維克多一直認為自己和這種被言情小說捧得亂七八糟、可歌可泣的疾病無關。對未來,他心裡已大致有個想像─跟一個有著秀麗棕髮、柔軟身子的女孩結婚,她笑起來比太陽還耀眼,她做的皮羅斯基塞了滿滿的餡兒,他們會生兩個可愛的天使,一男一女最好不過,她會教他們唱童謠,他會教他們溜冰─在那瓣花出現以前。


  維克多向來遵照直覺的指示,他收拾好行李,帶著他親愛的馬卡欽,就搭上飛機前往極東之國。


  有人說,一生之中至少要有兩次衝動:一次奮不顧身的愛情,一次說走就走的旅行。


  為了確認那令他吐花的愛情是否值得奮不顧身,維克多‧尼基福羅夫踏上了說走就走的旅程。


 


03


  來到長谷津兩周後,說實在,維克多大失所望。


  的確,長谷津是個可愛的淳樸小鎮;溫泉也舒服得讓他想泡一整天;豬排丼及拉麵─他願意天天都吃它們;人們對他很親切,即使語言不通,維克多俊美的容顏總能為他輕鬆搏得他人的好感。


  唯一的問題,也是他千里迢迢來到日本的原因,就是勝生勇利。


  「勇利,一起晨跑吧。」


  「我先去,維克多可以慢慢來。」


  「勇利,跳躍時這邊要用力。」


  「好的,但請不要摟我的腰。」


  「吃飽要不要跟我一起帶馬卡欽去散步?」


  「抱歉,我還要確認一下跳躍組成。」


  「一起泡溫泉如何?」


  「我洗好了。」


  「勇利,一起睡─」


  「晚安。」


  維克多瞪著勇利房間緊閉的木門,上面的紋路早已因時間而變得黯淡不清,卻依然頑固地堅守在這裡─像房間主人一樣難搞。


  他在躲自己。敏銳如維克多清楚得很,不過他不懂,怎麼會有人拒絕他,按照過往的經驗,只要他一開口、一微笑、一伸手,女人們會為他張開大腿;男人們會渴求他的身體。


  即使現在的勝生勇利沒有任何令維克多怦然心跳進而綻放一朵朵的魅力─維克多甚至一度認為病已經好了。但,在聖彼得堡吐出的花,真真切切代表自己對他動了心、亂了情,也就是說,如果不和勝生勇利結為互許終生的關係,會死,死在一片爛漫花海中。


  維克多搖搖頭,不願思考自己死亡的可能性,一切都在他的控制下,時間還綽綽有餘,可不能操之過急。他轉而嘗試用過往的經驗拼湊和勇利戀愛的可能樣貌─在耳畔呢喃的甜蜜絮語、從肩頭滑下脊柱的輕柔愛撫、笨拙卻惹人憐愛的親吻、夜半時分的繾綣纏綿……


  很難想像啊,他的學生就像塊冥頑不靈的木頭。維克多逸出一聲幾不可聞的嘆息。還是好好想想自己是否做了什麼惹勇利不快的事吧。


  僅有一牆之隔,維克多所掛念的日本青年愣愣地注視著手中的花。


  有著金蕊的花兒紅豔豔的,彷彿隨時會淌出血。

评论

热度(41)

  1. 樱飞雪小沧蓝 转载了此文字